会刊精选
CEO访谈       
2017-07-12

卡塔琳娜(Katarina):宣传是公共会计师协会(IPA)的重点。您对会员参与草根行动有什么看法?
安德鲁:一直与我们密切合作并担任我们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咨询委员会主席的布鲁斯·比尔森(Bruce Billson)有句名言:“世界是由参与者操纵的”。去年,在全国代表会上,我对这句名言作了一点补充,“世界是由表达者改变的”。
对我们来说,这是我们对待参与会员的指导方法。我们尊重这一事实:会员们在生活中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们还有生意要经营——无论是自己的业务,还是正在参与的业务。
我们告诉会员,如果想要改变行业,或者想要改变法规或法律条文,我们真的需要他们的直接反馈。在过去的半年到一年时间里,我们一直在鼓励会员加强与我们的沟通。
全国代表会之后,我紧接着出席了分区代表会和各项IPA活动,并特意重新调整和阐明了IPA存在的原因。去年十一月,我们在全国代表会开始了这场对话。从根本上说,这是每个组织都要经历的净化过程,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的组织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
在董事会的指导下,我们表达并实地测试了IPA的“为什么”问题,即提高小企业的生活质量。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原因。我们通过很多方式来完成这一目标。我们为会员们提供支持、服务和宣传。这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切入点,表明我们工作的目的,帮助我们塑造工作的内容和手段。
在全国各地,并且[最近]对我们在马来西亚和英国的会员,我们已经说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相信自己之所以存在的原因,您不觉得吗?会员们已经认同了这一定位,并将其纳入了我们与中小企业研究中心的研究议程,为我们向政府提呈的建议书提供了强有力的政策重点。
我认为对我们有益的做法是后退一步,表明我们正在做很多事情,这是将一切连接起来的方式。我认为,直接通过代表会面对面接纳会员见解的这种接触过程意义非凡、成效显著。
我还是每周都能得到反馈,我还是会打电话给每一个新会员,表示欢迎并进行交流。我会问一些问题,比如,您怎么找到这一组织的?管理过程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什么事情会让您彻夜难眠?这些是真正意义上的对话。会员们也许会告诉我说,他们的合伙人情况不太乐观,或者会告诉我他们在国内遇到的挑战,这些对话非常有趣。
我认为这正好是一个很好的现实检验,也就是说,作为专业机构、首席执行官或高管,我们千万不能自视过高、过于陶醉在自我意识中。最终我们按照会员们的意愿来到这里,我们是来支持他们的。我觉得,如果我们忽略了这一点,或者忽略了我们在此支持会员们的事实,我想,我们的事业就会遭到毁灭。

卡塔琳娜:您鼓励会员们采取什么途径发声?
安德鲁:可以直接面对面接触或直接发电子邮件和信件。此外,我们不断透过社交媒体发布资讯,征询意见。我知道托尼·格雷科总是与会员联络,征询从业者的见解。例如,可能会有一份我们正在研究的税法建议书,所以,当会员们向我给出建议时,我们必须根本、全面、彻底地敞开大门。
主要的论坛,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通过网站、我们的数字中枢和平台。另外,会员们提交建议书也是一种途径。托尼已经将从业者的建议书和见解直接提呈税务调查委员会。这就是我们制定议程的方法。与政府换位思考并接收意见书,没有什么能比听到从业者提供真实的见解和案例更能提供清晰观点。它提供了大量重点,也提供了如何处理问题、如何在实际工作中影响他人的清晰观点。
我们当仁不让,有责任确保当我们提交意见书、向政府和监管机构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提供技术投入时纳入了从业者的见解。没有这些见解,那就是纸上谈兵。当监管机构收到这些案例研究和现实世界的实例时,我认为这些问题会得到切实关注,也提供了一个确保信息得到充分理解的机会。

卡塔琳娜:在宣传工作方面,您目前有正在推进什么特别的纲领性问题吗?
安德鲁:从一个稍高一些的层面来看,我们正在研究社会影响问题和我们工作的社会影响,我们还没有花太多时间来做这件事。我个人对小企业主的心理健康有着非常强烈的兴趣。作为我们小企业巡回推介的一部分,我正在与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迈克尔·斯哈珀(Michael Schaper)一起协同合作。我想具体研究一下小企业主的心理健康问题,以及聘用专业和合格人员所带来的影响。这里说的便是公共会计师了,也就是研究他们可能对小企业主的心理健康和福祉产生的影响。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那将会为我们的宣传工作提供一些很好的背景。维多利亚州小企业专员目前在小企业主心理健康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并且可以借此研究会计师对小企业主心理健康的影响。
不妨拿我自己举例;在我自己的家庭里,我有着直接的亲身经历,当一个小企业主早期聘用一位会计师工作时,焦虑水平和压力水平都有所下降,但关于这方面的研究文献并不多。我们希望了解小企业尽早聘用会计师所带来的影响和冲击,以期充实证据库并探索如何直接产生积极影响。
我的孪生兄弟在新南威尔士州经营一家景观美化企业,他妻子乳腺癌已是第三次复发,还要抚育两个年幼的孩子。他每周打电话三到四次,总是说:“亲爱的,现实太残忍了。生活真难熬。他的情况并不是个案,过去几个月我们在代表会上对会员们进行了一次民意测验,问道:“你们中有多少人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客户走进门对你说‘我撑不下去了’?”每个人都举起了手。
我可以告诉您,在进行了一次次的案例研究后,我们看到一个类似的模式。在那一瞬间,会计师会对这个人说,“我都了解,放轻松,我会妥善处理好的”,您不知道这句话对那个小企业主有什么影响。我们没有花足够的时间来研究这个职业所涉及的真正的人际交往。
今年,我们更进一步,将再次组建代表团访问中国,这得到了会员们的大力支持,进展非常顺利。这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推进我们在中国的目标,而且这次访问纯粹是为了积累知识和经验。
再次,还有小企业巡回推介。我们正在审阅第二版白皮书,随着布鲁斯·比尔森参与进来,我们想要扩大范围,并与外部合作伙伴及研究中心的其它资金来源进行接触。这是一个资金充足的研究中心,绝无仅有,所以我们很有必要拓展我们的业务。这也将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发生。
在整个8月份,我们将进行巡回推介,并特意将其带到墨尔本和悉尼以外的地区,让小企业直接分享经验。所以这肯定会占用今年下半年一些时间。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706-07月刊,第16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