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关注创新       
2017-07-22

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上任时特别看好创新前景,最近为支持澳大利亚企业的发展和创新,政府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研发税收激励政策。
然而,鉴于研发税收激励政策已经展开,似乎目标现在已经转移了,正如吉尔伯特+托宾(Gilbert+Tobin)律师事务所所说的那样:“‘创意热潮’可能不仅受限于我们的想象力”。

时刻警惕
税务局已经发布了几个针对不当使用研发税收激励政策的纳税人警告(TA),表明对该计划正在出现或日益增长的风险表示担忧。例如,在发布《纳税人警告2017/2》和《纳税人警告2017/3》两份文件的时候,澳大利亚税务局(ATO)表示,已经注意到针对一般商业活动费用的索赔或与实验活动规模或范围不符的大部分项目的索赔数量有所增加。
税务局发言人表示:“一般商业活动通常不是为了产生新知识而进行的。我们经常会发现一些问题,”发言人说,“包括整个项目的索赔(其中项目管理、环境和商业风险被误认为是技术风险),这些活动使用的都是现有的知识和技术。”
税务局还担心这种制度的滥用有时是蓄意和盘算利用的结果。“这些纳税人警告是我们与研发激励政策相关部门合作的延续,以确保他们的索赔是有效的,并通过合规活动和法律行动解决企业和顾问蓄意犯错的情况。”发言人说:“我们知道,绝大多数人认为这种税收激励政策是正确的,我们正在把精力集中在少数蓄意利用这一制度的人身上。”
根据吉尔伯特+托宾的合伙人穆航坦·卡纳加拉特南(Muhunthan Kanagaratnam)和律师克里斯·梅兰恩(Chris Merjane)的观点,这些纳税人警告试图消除意图良好的企业的担忧,但却造成了“重大的不确定性”。
他们相继表示:“新企业无力负担关于‘灰色地带’的高端税法咨询费用,在审查情况下,尤其是研发效益增量很小的情况下,很少会提出捍卫研发索赔的建议,这使其容易成为执法活动的目标。”

经济大权
研发税收激励政策已经削减了联邦预算,今年早些时候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4年,13700多个实体在研发方面的费用共计195亿美元,声称收益约为30亿美元。请注意,当前数据的获取相对滞后。
卡纳加拉特南先生和梅兰恩先生指出,对研发税收激励政策任何形式的压制都将大幅削减预算存款。他们于 5月初表示:“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税务局和澳大利亚工业部作为管理员才会不断追求将研发税收激励政策作为纳税人和顾问利用的一个领域——任何‘压制’都将导致开支削减。”
“此外,行政人员的压制,而非政府的任何法律变动,都能使政府避免任何关于削减‘创新’和‘创意热潮’支出的尴尬对话。或者,在另一方面,压制可能导致预算削减发生蓄意滥用现象。”

瓶颈
在过去半年至一年半中,普华永道合伙人亚伦·莱波德文(Aaron LePoidevin)注意到,退款的发放已经花费了数月时间。在他看来,自我评估制度的时限通常不超过几个星期。正在进行的退款数额“非常明显”地增加了,基于他自己的讨论,莱波德文先生认为这会逐渐蔓延至普华永道客户。他表示,尽管“绝大多数”申索人的索赔没有问题,但澳大利亚税务局在发放退款前还是会进行前期评估。
虽然这种做法可能来自于想要消除对研发税收激励政策的不当使用,但是莱波德文先生认为,中小企业正在成为最后的间接牺牲品。他说:“这些通常都是小企业,现金流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尽管他们仍然可以得到应有的退款,但却需要耐心等待三四个月的时间。如果你的公司是小企业或新企业,那么这可能是很长的一段时间,特别是如果您希望像之前一样在四个星期内收到退款的话。”
莱波德文先生希望澳大利亚税务局对公司周转时间作出承诺,正如纳税人和公司被要求的那样:“澳大利亚税务局可能会要求一家公司在28天之内给予响应,也许他们可以承诺在相同或类似的时间内给出回应。”

老调重弹
虽然退款延迟了,加上知道了激励措施会耗费政府多少钱(这可能会预示激励政策的将来),澳大利亚税务局表示,任何正在经历的阻碍都仅仅是对申请进行合规性检查的结果。它还表示自己在发放退款前会审查大量研发索赔,这涉及到一系列的合规性检查。
“一般来说,研发税收激励索赔是很复杂的,需要严格审查。在审查索赔时,我们需要在进行完整性检查的必要性和缩短公司退款时限找到平衡。”一位税务局发言人说:“我们可以保留退款的审查期限是由立法和内部指导材料约束的。我们的目标是尽快完成审查程序,但因为要确保索赔得到核实,所以有时候难免出现一些延误。如果有重大延迟,我们会努力联系并告知纳税人。”
迈克尔·约翰逊联合公司(Michael Johnson Associates)的合伙人克里斯·加勒(Kris Gale)没有发现行业内有重大延迟退款的证据,他表示,澳大利亚税务局并没有一个必须遵守的固定时间表。但他指出,曾经有过激励措施被滥用的例子,这可能会产生连锁反应,使税务局处于警觉状态。
加勒先生表示:“有些情况,例如服务提供商技术差……导致了一系列粗制滥造、漫天要价的索赔。这些事情需要通过制度来解决。我见过一些正当索赔的客户和伪造索赔的公司,它们都在审计体系中度日如年。 [你可能会说]审计体系肯定应该区分好的索赔和差的索赔。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阶段,现在监管机构对于合规的态度充满焦虑,他们让公司过得非常艰难,但我认为这是一个事实,他们现在已经有了经验,看到过有人利用索赔谋财。对于他们而言,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改变,因为法律并未改变。”

收效甚微,前途未卜
越来越多的业界人士担心研发税收激励政策将在今年联邦预算之后被取消。尤其是,最近由比尔·费里斯(Bill Ferris)、艾伦·芬克尔(Alan Finkel)约翰·弗雷泽(John Fraser)主持的审查得出了这一观点。但截止到本文完成之时,这一政策在预算后仍在发挥作用。
根据罗申美澳大利亚(RSM Australia)研发合作人斯蒂芬·卡罗尔(Stephen Carroll)的观点,这项审查包含了许多被广泛认为对企业有害的争议性建议。卡罗尔先生表示:“根据费里斯-芬克尔-弗雷泽[FFF]审查的要求,研发税收激励政策备受期待的变化未包含在内。这对创新型公司来说是一个利好消息,因为那些变化被业界广泛认为是有破坏性的和不必要的。不过,未来政府是否会在过后对FFF审查作出单独回应尚不得而知。”
卡罗尔先生担心,未来对FFF审查的回应可能会为追求创新的公司带来坏消息。预计研发税收激励政策的开支将从2017年至2018年的约3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37亿美元。卡罗尔先生表示:“根据目前的预算数字,FFF咨询期间关于预算模型夸大了研发税收激励政策成本的行业反馈依然没有包含在内。因此,由于大家知道的财政可持续性问题,要求政府对这一计划作出变更的压力将依然存在。”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706-07月刊,第41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