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着眼未来       
2017-10-11

    克里斯·胡珀(Chris Hooper)很小的时候他父亲就开始经营着一家销售进口医疗设备的企业——这条职业道路让他父亲陀螺般连轴转地工作了好些年,但五十多岁就已经舒舒服服地退休了。

    胡珀说:“我在六岁的时候就开始了解什么是私人有限公司了,妈妈那时候就让我开始阅读和了解报纸上的财经和商业版面。”

   13岁的时候,他和老家阿德莱德的一些伙伴运营了一个职业摔跤联盟,虽然很受欢迎,但远没有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他说,“事实证明,要想在阿德莱德市场的职业摔跤中赚钱太难了。所以,我在15岁时破产了。”

    他在17岁时赚了个盆满钵满,在父母的后院经营了一个“不太正规”的健身房,每位会员每周收取10美元会费。21世纪头十年,私人教练根本不赚钱,但胡珀先生那时候就可以随时随地对“富孩子”进行一对一私教,每小时收取30-50美元费用。

    “所以,我对学校毫无兴趣。”胡珀先生说,“我妈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克里斯,你可以不去上学,但你要么支付食宿费用然后去上班,否则就给我乖乖去读书。’”

   “所以,我付了食宿费用,随后,由于我无法在父母的厂房里经营一家商业企业,我去了市区一家健身房做一份成年人的工作——做同样的事情,只是健身房规模更大。”

数字游戏

    创业精神(而非会计)总是让胡珀先生血脉贲张。经过一连串的商业活动,并在当地的健身房里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对于十多岁的胡珀先生来说,他的生活“非常棒”。

    “我当年18岁,没有受过高中教育,在一个健身房工作。我热爱生活,我住在城市,我在城南有一幢温馨的两室联排别墅,赚了不少钱,还有一辆外观酷炫的大跑车。对于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来说,已经很满足了。”他说。

    “我开始成长,并对生活有了自己的判断,我提醒自己:‘克里斯,你不能永远都是这个样子。’我只是不想将来慢慢变成一个穿着背心装和健身房短裤、脾气暴躁、半秃顶的老家伙。

  “我也在关注健身行业的市场,这时Fitness First健身俱乐部逐渐壮大,成为巨大竞争威胁。我还注意到大批人涌入澳大利亚健身学院成为私人教练,很多会计师开始成为私人教练……15年后回想那段往事,顿感趣味横生。

    “虽然我没有接受过相关的专门教育,我对市场行情和经济学有相当强的把握,你只需要领悟它。就像‘该死,如果有更多的人参加个人培训,而不是需要更多的私人教练,这对价格有什么影响?’计算这种经济账很简单,并不需要火箭科学家那样的大学问。”

   他的转折时刻是在19岁的时候。胡珀先生和一位老同学在离他家30米处的一个酒吧内一起喝酒,这位老同学也是一位私人教练,正在“做成年人做的事情”,并在读大学。

    “我问她准备做什么,她回答说‘我要去学会计’。听到 ‘会计’这个词汇,我一头雾水。”他说。

    “然后她向我解释了什么是会计,它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她想这样做,这就是我所迷恋的地方。”
虽然没有经过正统途径进入会计行业,但胡珀先生并没有漏掉任何基础教育——包括之前错过的高中教育。随后,他考上了南澳大学。
在毕业之前,他接触了一些中等会计师事务所,得以参加毕业生社交晚宴。他还在读书时就获得了一份初级会计师的工作。
胡珀先生说:“但是我不想再等待四五年的时间毕业,于是我超负荷学习,悄悄参加了外面的夜课、暑假班和寒假班。
“当时正是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我从事会计行业工作两年……这是为改变你的工作状态而战。
“我对此的回应是加倍刻苦,起得更早,睡得更晚,工作更努力。在那段特殊时期金融环境下,对于任何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来说,这都是一种磨砺。这是早期职业生涯中塑造自身的宝贵经历。”

税务人员

  岁月荏苒,转眼到了2011年,胡珀先生与他最要好的朋友之一马库斯·西里洛一起,创立了一家会计事务所:Cirillo Hooper&Company。

   “他在他父亲的企业从事贸易工作,担任簿记员,他父亲打算退休由儿子接管企业。我协助经纪人打理继任安排事宜,我告诉他说:‘你是一个簿记员,你需要一个税务人员。我知道也许我有机会在交错接触客户群,并凭借马克父亲的簿记业务创建一个客户群。”他说。

    “阿德莱德的西里洛家族企业在会计行业名声不太好。但这对我来说很有用,因为他们是一个知名的家族品牌。”他说。

    尽管这家公司财会系统还非常传统,其专业网站正如胡珀先生说的“滑稽可笑”,但它从第一天开始就着手“云会计”业务。
“我发现,这个尚未完全成熟的小初创公司叫做Xero。我跟别人提起Xero。但压根没有人听说过。我跟他们交谈,他们非常开心能将自己的产品介绍给别人。这个初创公司的氛围令人耳目一新,我适逢其时参与其中。”他说。
双方的深厚友谊和工作上的融洽为他们成为业务合作伙伴奠定了基础。
“马库斯是个行事低调的人,他不喜欢聚光灯,他不太在意这个。我们一起长大,每次我遇上某个可能的商业机会,我都会对他说:‘嗨,马库斯,我要做这件事,想找你借2000美元’,而他总是痛痛快快地回答:‘当然可以,没问题。
“一周后我还他的时候总会多给500美元,他总是欣然接受。而且我总是会这么做,他也总是会从中赚钱。对他来说,他总是对我很放心,相信我能把事情做好。”他说。
他们的会计事务所有稳定的收入、利润和客户。但是缺乏初创公司氛围,也缺少一股创业热情,就像胡珀先生17岁那年,翘课创办了尚未起步便已夭折的那家不太合法的健身房。
“往前看,生活总是美好的,我跟马库斯进行了一次谈话。我说:‘我们只是要尽可能多的赚钱,直到我们对此厌倦为止吗?’或者,换一句更确切的说法:‘我们要奋力一搏、冲破藩篱吗?’”胡珀先生说。
“马库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行,放手去干吧。’”
冲破藩篱
  Accodex始创于2015年,由胡珀先生担任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提出的“临床定义”指的就是是市场网络。
事实上,Accodex依托云平台,使从事自由职业的会计师可以在该平台上管理会计事务。
胡珀先生的做法招致不少批评,但他并不在意(当然,并没有那么直截了当)。公司的收入正在不断上升,但他尚未盈利。胡珀先生对此并不感到意外,也没有被吓退。
“我不会长时间盈利。所赚到的每一分钱,我都花光了。”他说。
“但我每年仍然赚了37,000美元。有了这些钱,我可以购买5美元的连帽衫,还有啤酒、T恤和袜子。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赌注押在我想干的事情上呢?
“这就是我的生活。虽然我刚刚介入这一行,但我觉得这是命中注定。通过长期投入与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在Accodex运营的模式会在未来30年内成为会计行业内的规范模式。
“我把整个职业生涯都押在了这一设想上,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满怀信心,我也的确应该这么说——我知道我是对的。”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78-9月刊,第46-49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