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倡导工作最新进展       
2019-01-28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IPA)针对现代化澳大利亚商业编号(ABN)系统设计和自管型养老基金(SMSFs)的三年审计周期等问题对政府进行了游说。

1.    设计现代化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对题为“设计现代化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的意见征询书提交了回应意见。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对姗姗来迟的澳大利亚商业编号审核十分支持。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类似于开展业务所需的执照,这一独特标识是关键的商业凭证。2000年引入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时,其目的是为了增加黑市经营的难度。澳大利亚商业编号使用前,通常要求付款人以最高边际税率预扣税费。现在据我们所知,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已经被黑市参与者利用,为他们的交易披上了合法外衣,却并未起到抑制黑市活动的作用。
应交税费上报系统(TPRS)的引入显示了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的广泛滥用。建筑业是首个强制使用应交税费上报系统的行业。在投入使用的第一年,即2012年,就向税务局上报了23亿澳币的额外税收。黑市经济专责组确认,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使得黑市参与者可以将其商业交易合法化,欺骗其他企业,这是在促进而非阻止黑市经济活动。
政府正在向其他高风险领域进一步推广应交税费上报系统。持有澳大利亚商业编号且涉及公路货运、IT与安全、调查与监督服务的企业如果授权由其他企业代表其提供相关服务,须上报交易信息至澳大利亚税务局(ATO)。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员告知我们,对澳大利亚商业编号和一般商业注册收费已经成为小企业所有人争议的话题。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认为,在提议的体制下,针对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注册或收取续期费用是不适当的。澳大利亚商业编号在概念上与税务档案编号(TFN)相同,只是税务档案编号用于识别和/或跟踪。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或税务档案编号的注册过程与更为复杂的协会或公司成立/注册过程不同,与这些企业的年度交存和上报过程也不同。如要就当前体制做出改变,必须意识到这一事实。一旦在线提议平台投入使用,政府就应当考虑向已有和潜在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持有人提供免费访问权。这原本是监管基础设施的进步举措,没有必要为了这一进步却向小企业征收更多费用。

用会计师核实澳大利亚商业编号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认为,政府应当更广泛地使用税收和商业活动申报(BAS)代理人核实是否需要新的澳大利亚商业编号。会计师与客户长期保持业务往来,因此就其客户的商业目标和计划以及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的需求而言可以很好地证明客户意图。通过这种方法,会计师和同类专业顾问可确保只向有正当业务目的的客户发放澳大利亚商业编号。
持有会计师提供的许可,可以增加申请过程的严格性。申请人可能并不了解资格要求,或持有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的合规义务。每位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持有人的诚信对税务系统至关重要,因此,澳大利亚商业编号变得更容易取得的同时,需要增加其申请过程的诚信把关,从而达到一种平衡。受托中间人(例如身为会计机构成员的税务代理人)必须遵守道德和专业标准,其将在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申请过程中起到重要的担保作用。
鉴于许多人在未满足资格的情况下已经获得了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我们将加强对其全程控制。未雨绸缪比亡羊补牢要好得多。澳大利亚税务局不得不撤消大量的澳大利亚商业编号,它们在申请过程中缺乏诚信证明。2015-16财年撤消的澳大利亚商业编号持有人中有20%都已变成雇员身份,这突显伪造合同成了普遍流行的严重问题以及对现收现付(PAYG)扣缴基础造成的威胁。
目前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的简化申请流程确实便利。然而,澳大利亚商业编号系统对于税务系统的诚信情况至关重要,监管者必须保证此过程的严格性。

2.    自管型养老基金的三年审计周期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已与财政部就这一话题进行了非正式讨论,同时提交了书面建议。政府随后发布了针对该建议的讨论稿,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又递交了另一份文件作为回应,围绕该项措施增加说明政策细节。
讨论稿阐明,与利益相关者磋商三年审计周期事宜后他们所关心的问题,例如:
■     可能出现更多不履行税务和监管义务的情况
■     降低审计频率将改变自管型养老基金审计行业的工作流程,减少盈利率。这潜在导致从事自管型养老基金审计的企业减少,审计质量下降。该讨论稿声明这些问题将通过调整适当资格标准得到缓解,如有必要,还会采取过渡措施。
有人认为,澳大利亚税务局可以通过监控养老金年度回报(SAR)的方式继续把控违反税务和监管义务的风险,对三年审计周期基础上的自管型养老基金维持适当监督。我们对此观点持怀疑态度,因为不确定澳大利亚税务局能否对特定的自管型养老基金存在的问题进行审计。
鉴于利益相关者提出了大量问题,我们认为“会得到缓解”这一表达并无用处,且低估了自管型养老基金审计员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尽管我们对有些问题得到缓解而感到高兴,但只是说他们会通过适当的资格标准得到解决,表明财政部并不完全了解自营养老金的审计程序和运作环境。
有些风险是无法通过用适当资格标准限制三年审计准入门槛的方式而降低的。一个例子就可以证明,就是保证为养老基金的目的以信托形式持有资产或者:确保以信托形式为养老金持有资产?。如果名目不属于养老金,则信托资产没有任何针对债权人或其他索赔人的安全保障措施。
交存养老金年度回报无法核实该项风险。还有许多其他风险是澳大利亚税务局无法通过其提议的监控养老金年度回报而能有效管理的。
良好的合规记录无法展示审计员办公桌背后的事情。并非受托人的所有违法行为都被上报。
另外,许多基金收到了管理建议书,概述了合规问题,并提出预防建议或指导建议。如果没有此类制约和平衡,或是延期收到此类建议,我们担心本可以避免的违法行为不断发生。
审计员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纠正违法行为,确保在审计过程中所有管理任务以有序进行。上报的违法数据并不能作为好的指标来衡量,因为一些没有造成后果的改变并未上报。
增加资格标准也会增加复杂性,受托人将需要对三年审计周期的资格进行自我评估。由于养老金年度回报的交存周期很长,如果受托人自我评估有误,就会出现问题。
讨论稿已经详细探讨了七种可能增加违反养老年金监管法或养老年金监管条例风险的关键事件。如果这些关键事件清单逐渐增长,对于头脑简单的受托人来说,解决资格的问题将更加复杂。受托人将需要在顾问的帮助下进行预先审计,以确定其满足条件。如果这项服务不是免费的,那么就会出现隐性成本。
该建议与杰里米·库柏主持的《超级系统审核最终报告》意见不一。养老金审核系统认为:“年度审计为成员、监管者、政府和社区提供了高级保障”。目前年度审计的频率非常适当,不应再降低。℗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8年10-11月刊,第22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