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本地化思维,全球化行动       
2019-02-01

全球化是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迪肯中小企业研究中心发布的第二版澳大利亚小企业白皮书中的热点话题
作者:Vicki Stylianou 执行总监-倡议和技术,IPA

2015年发布第一版白皮书的时候,我们表明了小企业白皮书的主要目的是为澳大利亚提供一系列政策选择,以应对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这场经济危机有可能赶超20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 我们提出一个基本命题,即政府正在努力寻找解决预算问题方案,但一个更加深刻、紧急的挑战已经出现在我们面前——澳大利亚出现了生产力危机。在提出这一看法的三年后,发生了哪些改变? 澳大利亚生产力“危机”得到解决了吗?还是说我们在这一“危机”中越陷越深了呢?
2015年以来,世界经历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英国脱欧、保护主义抬头、网络犯罪增多、难民危机、中国持续崛起成为超级大国、持续的技术进步迎来了第四次工业革命、以及人口转移等,创建了一个变化不定的环境。政策不能凭空制定,我们要考虑环境会如何影响政策的建议和选择。
过去三年,世界变得更加互联互通、互相依赖,科技进步促进了许多国家的经济增长。 然而,这一现象的背景是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崛起,人们认为全球化和政治疏离是罪魁祸首。 对于澳大利亚这样的小型开放经济体,保护主义抬头会削弱经济增长,破坏利于贸易投资的规制。 在生产力停滞的时期,这会对经济和未来的生活标准造成严重后果。 因此,第二版白皮书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全球化及其对生产力的影响。
同第一版白皮书一样,我们的主要焦点是小企业领域以及该领域如何促进澳大利亚国家生产力水平的提高。 小企业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如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族企业监察专员(ASBFEO)在2016年的报告《小企业统计——澳大利亚经济中的小企业》中所言,如果按员工数量计算,小企业占全部企业的97%,其中有61%是没有员工的个体商人,占GDP的三分之一,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44%,创造了40%的新就业岗位。
但如果小企业要走向繁荣,还是需要做出改变。 例如,根据澳大利亚小企业和家族企业监察专员的《小企业统计》报告,我们注意到大部分小企业较少参与创新实践活动,仅有60%的小企业参与其中,而该比例在中型企业和大型企业中则分别达到67%和80%。
此外,据报道,只有28%的小企业生产力在持续提高,相比大型公司该比例则达到36%。小企业在全部出口企业中占到44%;然而,小企业出口商品价值仅占出口商品总值0.5%。
随着“天生全球化”的小企业数量增加此现象会逐步改善。 伴随着巨大的进步空间,也意味着改革议程比三年前更加紧迫。
正如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康威在白皮书前言中指出的那样,我们期盼“小企业:大愿景”能够表达对生产力改革议程的回应。

生产力——什么是生产力?为何重要?
第一版小企业白皮书中所指出,生产力系人们利用资源生产商品和服务的熟练程度,这些资源包括原材料、劳动力、技能、资本设备、土地、知识产权、管理能力、技术以及金融资本等。生产力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一个国家的生产力越高,可实现的生活水平就越高,改善民生的方式就越多。 简单来说,生产力发展是收入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的主要决定因素。

生产力——有多糟糕?
生产力委员会(PC)在2017年8月发布的《调整转盘:五年生产力回顾》中所指出的那样,平均而言,生产力发展(每单位投入产出)已有十年的不景气时期。 生产力委员会总结道,澳大利亚过去也有过一段生产力发展迟缓的时期,结果导致了收入增长疲软。 很可能过去靠大幅度改革和矿业投资热潮带来的收入增长已经离我们远去。 展望未来,非矿业领域的提升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收入激增的前景。
依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及其他人(安德鲁等人)开展的工作发现,在澳大利亚经济领域内,各公司间存在明显的生产力差异。这表明通过各公司(包括中小企业)生产力的提升来实现国家生产力转变具有很大潜力。
根据联邦财政部在《代际报告》中采用的增长率假设值可以看出,劳动生产力增长率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一直在下降。 澳大利亚经济结构变化已将重点转移至服务行业,而服务行业与传统制造行业相比,实测劳动生产力增长率更低。 生产力委员会在《调整转盘》报告中预计这一趋势将长期持续。 换句话说,除非实施重大变革,否则劳动生产力增长率仍会继续下降。

生产力——服务业的日益崛起
自矿业热潮结束后,非矿业投资(2017-18联邦预算中特别提及)一直是影响增长幅度的不确定因素。 虽然官方利率降低,调查同步显示商业信心超过平均水平,但投资仍然趋缓。这表明企业很可能会在商业环境改善后才进行新一轮重大投资。然而,经济结构已经改变,正在向更多服务行业转型,这些行业在生产方面并非资本密集型,而是更加依赖于熟练工人,生产力水平也更低。 这些行业还依赖无形资产投资,例如研发、信息通信技术、品牌资产和组织资本等,这些都会影响生产力。
这一观点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支持,该组织在2017年观察到全球金融危机后持久的不确定性和低迷的私人投资已进一步阻碍了生产力增长,尤其是在发达国家,并且这一缓慢的增长很可能会使人口老龄化一类的挑战更为难以应对。

全球化——为何对澳大利亚如此重要?
全球化的一个简单定义是全世界人类融合为一个世界社会、全球社会的所有过程(马丁·阿尔布罗,1990年)。它也被看作是全球向经济、金融、贸易和通信一体化迈进的活动。
在澳大利亚,每五份工作中有一份与贸易相关,每七份工作中有一份依赖出口。 超过5万家澳洲企业从事出口业务,在2016年贡献了3370亿澳币的出口收入。平均而言,出口公司比专注国内市场的公司会雇佣更多员工、支付更高薪水。 贸易自由化每年为普通家庭带来8448澳币的额外收入(数据来自外交与贸易部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
虽然澳大利亚关税很低,但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全球商业环境报告》调查,澳大利亚在跨境贸易便利程度排名仅为第95名。 澳大利亚必须继续推进贸易自由化进程,因为全球贸易战的代价可能极其昂贵。 生产力委员会在2017年的《保护主义抬头:澳大利亚的挑战、威胁与机遇》中估计,全球贸易战可能会令我们每年损失1%的GDP。
澳大利亚政府将需要提高澳洲企业(包括制造企业)利用全球价值链的能力,并增加我们在亚洲的投资(目前投资相对较少),以在最大程度上促进地区经济增长。在亚洲投资较少可能正在妨碍我们利用全球价值链的能力。
制造业出口额为440亿澳币,占国家出口总额13%。80%以上制造企业为中小企业。就商业创新而言,它们在发达国家中排在第五位。 应该通过政府政策对此给予肯定、鼓励并进一步提高名次。
服务业在我国的出口占比不断提升,2016年,服务业出口额达到750亿澳币,占国家出口总额20%。 澳大利亚是为国际学生提供教育的第三大国家。
我国与邻国的经济“互补”也带来了一些机遇。这些邻国正在经历城市化进程,中产阶级不断壮大。 换言之,亚洲的经济增长依赖于澳洲的产出。
中国和印度两国占亚洲经济活动60%。到2030年,亚洲将生产全球一半以上的经济产出,消费全球一半以上的食物和40%的能源。届时,亚洲城市的居民人口将激增6亿人以上。℗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8年10-11月刊,第24-26页,《公共会计师》数码港http://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