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让孩子学会智慧理财       
2019-06-27

在澳大利亚,金钱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话题。然而,学校、政府和家长应当密切合作,开展金融教育,普及金融知识,使孩子在金钱方面不再无知而盲目。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

近几十年来,在澳大利亚,金融教育和金融知识的普及始终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最近,据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只有40%的高中开设经济学课程,而在20世纪90年代初,90%以上的高中开设了经济学课程。由此,人们忧心忡忡,澳大利亚人正在“金融文盲”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了解金融知识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我们周围的世界。然而,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对制订每月家庭预算和进行纳税申报这两件事望而生畏、倍感茫然。
金融知识不仅与澳大利亚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而且影响着企业运营的成功与失败。
据公共会计师协会(Institute of Public Accountants)的数据显示,缺乏金融知识是澳大利亚小企业经营失败的一大原因。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在其制订的《小企业白皮书》中指出,在初创阶段的企业家和创业者往往缺乏金融财务和战略管理方面的知识。
那么,怎样以及何时开展金融教育、普及金融知识呢?
金融能力网站(Financial Capability)是一个由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ASIC)管理的网站。据该网站的数据显示,很多澳大利亚人对基本的金融概念知之甚少,并且在做出相关的金融决策时感到无能为力。
该网站指出:
■   只有35%的澳大利亚人知道自己养老金的确切数额。
■   40%的人了解“多元化”的概念(投资组合中的资产配置)。
■   59%的澳大利亚人每月全额支付信用卡余额。
这些令人沮丧的数字并不止这些。
墨尔本大学在2001年启动了对澳大利亚家庭、收入和劳动力情况调查(HILDA),最近的报告显示,能够正确回答五个很简单的金融问题的澳大利亚人数比例不到50%。
该调查重点关注25岁以下的年轻人。因为结果显示,在17500名受访对象中,这些年轻人掌握的金融知识最少。
此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经合组织)于2015年进行了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调查,结果显示,至少有五分之一的15岁澳大利亚人不了解基本的金融知识。经合组织指出,这20%的15岁青少年有些甚至不知道简单的预算价值,也无法理解汽车使用量与其成本之间的关系。
经合组织对调查结果进行了汇总,之后得出结论:金融教育从娃娃抓起。
学校金融教育
2015年,澳大利亚全国各地的学校将金融教育引入课程大纲,取得了良好的反响。据金融能力网站的数据显示,金融教育这门课旨在教授跨学科知识,让澳大利亚的年轻人了解金融知识,从而做到“聪明生活、智慧消费”。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Money Smart高级主管Laura Higgins女士说,现如今,金融教育已纳入教育体系。
“学校在开设金融教育的相关课程时,可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此类课程非常灵活,可按需开设,量身定制。”Laura Higgins女士说。
然而,这种非常灵活的课程却令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感到担忧。据调查结果显示,不到三分之一的公立学校和不到60%的私立学校开设了经济学课程。
“现如今,开设经济学课程的公立学校越来越少不说,选修此课程的学生数量也急剧减少,特别是大多数学生就读的综合性学校。”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信息部门负责人Jacqui Dwyer去年在一篇论文中说道。
Laura Higgins女士认为,学校应创造便利条件,提倡普及金融知识,鼓励教师开展金融教育,但每个学校开展金融教育的方式可以不同。

经合组织对“金融知识”做出了定义:
了解金融知识和基本概念,掌握一定的金融技能,积极、自信地将所学的金融知识付诸实践,面对不同的金融环境,做出有效的决策,更好地为个人和社会大众谋福利,并参与经济生活。

“每个学校的教学重点以及学期、学年的设置完全不同。”Laura Higgins女士说。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课程大纲,学校应当采取有效的措施,确保学生掌握基本的金融知识,了解货币价值、复利和消费者选择等内容。Laura Higgins女士说,目前在这方面有很多监管制度,旨在监督学校保质保量地完成教学任务。
“定期组织测试,看一看学生是否较好地了解金融知识和基本概念。
此外,学校可借助于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采用持续评估的方式,定期对学生进行不同的测试。因此,教师对教学任务高度负责,力求取得最佳的教学效果。”Laura Higgins女士说。

有关税收和养老金的在校教育
Laura Higgins女士说,教学大纲和课程设置并不包含税收和养老金的相关内容。
她说:“税收和养老金的相关课程并非强制性的,根据学校、年级和班级的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
的确,这方面存在很大的不足。因此,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最近宣布,力求在2024年之前将与税收和养老金有关的教学内容纳入澳大利亚联邦和各州的课程体系。公共会计师协会技术执行总监Vicki Stylianou女士表示,这是一项伟大的举措。同时,她希望与税收有关的课程不仅仅涉及公民的纳税义务,还应当普及其他税务基础知识。
“目前已制订多个方案,旨在将金融教育纳入教学体系;教育专家经常讨论,应当将金融知识作为一门标准学科还是一个单独的科目。因此,此类讨论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税收和养老金也可以是其中一部分。”Vicki Stylianou女士说。
澳大利亚税务局力求在2024年之前实现“至少50%的学校开设与税收和养老金有关的课程”这一目标,并且积极与教师合作,一同开发教学体系,提供教学服务。
据银行皇家委员会的几项调查结果显示,澳大利亚人对养老金知之甚少。
通常,在银行业中,客户和消费者的议价能力取决于他们掌握的金融知识和自身的金融素养。

父母在提高孩子的金融素养方面发挥什么作用?
在传授金融知识方面,学校是否尽职尽责?
经合组织称,孩子更愿意与父母谈论与金钱有关的话题。
据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2015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澳大利亚,经常与父母谈论金钱问题的孩子,与从不与父母谈论金钱问题的孩子相比,更懂得省钱,勤俭持家的概率可能要高出两到四倍。
由此,经合组织得出结论:“父母可能在塑造孩子的消费行为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
此外,据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在澳大利亚,五分之四的年轻人与父母谈论金钱问题,而这些孩子更懂得金钱的意义,能够更好地利用金钱。
Vicki Stylianou女士认为,父母在提高孩子的金融意识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她说:“在这方面,学校、政府和父母应当齐心协力,共同努力。三方主体应当相互配合,相辅相成。”
“有研究表明,金融教育应当从娃娃抓起,甚至在孩子五岁左右便向其传授金融知识。”
迪肯商学院(Deakin Business School)金融规划讲师Campbell Heggen博士对Vicki Stylianou女士的观点表示赞同。

“现如今,开设经济学课程的公立学校越来越少不说,选修此课程的学生数量也急剧减少,特别是大多数学生就读的综合性学校。”
-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信息部门负责人Jacqui Dwyer

他有两个孩子,五岁和七岁;他经常与孩子们谈论与金钱有关的话题。
“平时吃饭时,父母应当有意识地与孩子聊聊与金钱有关的话题,这是非常重要的。孩子天生具有好奇心,父母应当调动孩子的好奇心,让他们参与家庭理财。”Campbell Heggen博士说。
“金钱不应当成为一个禁忌话题;我们总觉得谈论金钱是不礼貌的,而这也是给人们造成诸多困扰与压力的原因。”
他指出,父母在孩子幼年时有意识地与其谈论与金钱有关的话题,这有助于孩子成年后更加理性地看待金钱,合理地利用金钱。
此外,Campbell Heggen博士还强调零花钱在数字化时代的重要意义。
“很多有关消费行为的研究表明,使用非现金支付的人通常比使用现金支付的人花钱更多。现如今,数字经济迅速发展,人们在智能手机上点一点、敲一敲,便可以完成支付,而这使得理性消费、合理预算变得愈发富有挑战。因此,如果不让孩子熟悉金钱和自己的存钱罐,如果金钱还只是屏幕上的一个数字,那么我们如何让孩子深刻地理解金钱并合理地运用金钱呢?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Money Smart工具
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在官网上提供了很多培训课程,帮助父母培养孩子的金融素养,让孩子学会智慧理财。
建议父母帮助孩子编制购物清单,然后与孩子一同规划各项活动与花销,并讨论哪些支出属于“刚需”,哪些是“弹性”。
2012年,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在澳大利亚的学校推出了Money Smart教学计划。该计划旨在提高教师在课堂上教授金融知识的能力,培养学生的金融技能,使学生对金钱形成比较深入的理解。
据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的数据显示,超过60%的学校正在使用Money Smart工具提供的教学资源, 30,000名教师参加了Money Smart教学计划的职业教育培训。
Laura Higgins女士说,很多教师、父母和年轻人登录Money Smart网站,数量达800万。
除了传授知识的教学课程,Money Smart网站还推出了各种游戏,并提供在线书籍,以便吸引孩子参与其中。
其中一款游戏是Money Smart Town,专为小学生设计,属于“竞技类”游戏,孩子在游戏中扮演不同的角色,任务是“学会理财”。此游戏通过一系列事件和难题让孩学会理财,并且在虚拟的角色中寻找快乐,实现身心的健康发展。
Laura Higgins女士认为,虽然游戏可以让孩子学到金融理论知识,但还需正确引导孩子们的金钱和消费观念。
“现如今,年轻人经常上网,很多知识都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来传授。但是谈到理财,也不是人人都觉得实用。”Laura Higgins女士说。

未来尚需耐心等待
尽管澳大利亚政府竭尽所能地向年轻人普及金融知识,但据经合组织-国际学生评估项目2015年的调查结果显示,自2012年以来,澳大利亚年轻人“金融文盲”的情况日益严重。
调查发现,2012年至2015年,在掌握社会生存技能所需的金融知识方面,低于合格标准线的学生比例增加了九个百分点。
Campbell Heggen博士指出,未来的结果如何,尚需耐心等待。
“值得注意的是,衡量早期教育计划的成功与否需要很长的时间,往往要经历一代人。现在的努力与付出将在很长时间之后才能看到成果。我们可能要等待几十年才能真正判断这些早期教育计划能否取得成功。”Campbell Heggen博士说道。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19年04-05月刊,第28-33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