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加大执法力度,惩治黑市买卖       
2019-08-01

作者:Tony Greco FIPA
技术政策总经理,公共会计师协会(IPA)

我们全力支持“惩治黑市买卖工作小组”严格执法,解决因黑市买卖产生的各种问题。在这方面,我们欢迎政府提出的新倡议,即采取多种形式的执法措施,以便“敲山震虎”,对那些企图或正在从事黑市买卖的人起到威慑作用。拟采取的措施详见于名为《加大执法力度,惩治黑市买卖》的征询意见书。

征询意见书概述了一系列可能采取的金融与非金融执法措施,主要包括:
■       赋予税务专员更多的信息和数据收集权力;
■       改变黑市行为中某些关键构成的举证责任,即实行“举证责任倒置”;
■       修改税收处罚制度,加大对“屡教不改者”的惩罚力度;
■       对欠税负债的人实施出行禁令;
■       根据《公平工作法》,加大民事处罚力度,并降低虚假合同犯罪“疏忽大意”行为的认定门槛;
■       博彩所得及馈赠,必须记录在案。

征询意见书旨在呼吁赋予税务专员更多的执法权。具体而言,这些执法权包括在较短的时间内收集第三方的相关信息以开展刑事调查,对银行账户实施较长时间的冻结命令,以及获得某些电信数据。
当前,很多小企业和个人纳税人对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拥有的一系列权力颇为敏感。之前有权力滥用的报道,这引发了公众的关切和担忧。人们认为,税务机关权力太大,但没有适当的保障和监督机制,那么税务机关就有滥用权力的可能。

赋予澳大利亚税务局更多的权力,无疑有助于震慑并阻止黑市买卖,但在没有充分理由的情况下,此类“赋权”可能引发公众的不信任并加剧当前的种种担忧。

因此,为了使公众对税收制度树立信心,政府应当采取一系列保障措施,确保赋予税务机关的新权力有理有据,并明确责任,实施监督。这些保障措施包括:
■       对某些权力的适用时间和方式加以限制;
■       定期向政府和公众汇报这些权力的执行情况及结果,保证信息公开、透明,并确保相关性;
■       税务总监办事处和澳大利亚国家审计署对权力的执行情况实施监督。

这些保障措施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公众对“所赋权力被滥用”的担忧。

征询意见书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改变黑市买卖行为中某些构成要件的举证责任,即实行“举证责任倒置”:被告人有责任对其犯罪行为的某些构成要件提供证据,进行抗辩(这与通常情况下的“举证责任”完全相反,通常,检控方负责举证)。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措施可能对个人权利及自由造成不利影响。因此,强烈建议政府严格审核此提案,对“举证责任倒置”采取谨慎且克制的态度,并充分考虑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可能产生的后果。

征询意见书指出,一些情节非常严重的罪行(涉及恐怖主义、毒品及儿童性罪行),已实行“举证责任倒置”,被告人有义务对其犯罪行为的某些构成要件提供证据,进行抗辩。

征询意见书虽然指出这些措施仅适用于情节非常严重的黑市买卖犯罪,但未具体说明黑市买卖犯罪的性质和认定标准,而仅仅针对某些犯罪的举证责任寻求建议。

初步看来,我们不支持对黑市买卖犯罪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因为在“举证责任倒置”的情况下,嫌疑人如果无法提供证据进行抗辩,有可能被错误地追诉,导致“冤假错案”。此外,我们认为,对那些完全无视法律规定而从事黑市买卖的人,这些措施未必能够起到威慑作用。

由于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可能对个人权利及自由造成不利影响,因此,强烈建议政府在对黑市买卖犯罪行为的某些构成要件实行“举证责任倒置”时谨慎行事,保持克制。

如果纳税人认为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发布的个人所得税评估报告所示结果不合理,那么有义务提供证据,而澳大利亚税务局审核后会重新发布个人所得税评估报告,这其实是变相的“举证责任倒置”。

澳大利亚税务局有权且已多次向其认为未准确申报个人收入(少报、漏报)的纳税人重新发布个人所得税评估报告。

由纳税人提供证据,证明个人所得税评估报告所示结果不合理,澳大利亚税务局实际上就是在实行“举证责任倒置”。从事市场经营的企业对收到的所得税报告提出异议,然后澳大利亚税务局经审核重新发布所得税报告,这是非常普遍的。我们应当更好地理解这项提议的基本原则,并采取正确的措施,将这项提议“制度化”,使其适用于那些不遵纪守法的纳税人。

关于虚假合同犯罪,我们认为,根据现有法律对那些蓄意从事虚假合同犯罪的企业实施经济处罚是合理的。这些经济处罚应当足以对该企业造成重创,并起到威慑作用。如果根据《公平工作法》,仅仅增加“对虚假合同犯罪实施民事处罚”的条款,可能达不到预期效果。

因此,我们认为,单靠经济处罚是不够的;将现有的处罚措施与非经济处罚相结合,这有助于更好地打击虚假合同犯罪。

其他惩罚措施,比如,最低刑期、出行禁令、吊销企业经营执照、禁止担任公司董事,有助于打击虚假合同犯罪,并起到强有力的威慑作用。

就个人所得税而言,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是,博彩所得及馈赠作为“意外收益”,不进行纳税申报。因此,法律未强制规定在个人所得税申报表中披露这些金额。

征询意见书建议,博彩所得及馈赠,必须记录在案。我们认为,对此类信息记录在案是出于资产改良测试之目的。虽然我们对“中奖所得及馈赠是否纳税申报”持开放态度,但有必要指出,这不应当以破坏社会合规制度为代价。

赋予税务专员权力,要求相关人员提供相关文件,以便证明这些博彩及馈赠是真实有效的,相比强制纳税人将所有“意外收益”纳税申报或将此类信息记录在案更加有效。建议设定信息记录的最低金额门槛,仅仅将超过该门槛的中奖所得及馈赠记录在案,这有助于减少税务专员的工作量。

当然,将那些因私人交易、非法交易或家庭成员之间交易而产生的收益记录在案会比较困难。除非有某种形式的赠与行为或有其他正当理由,否则基于亲情关系的赠与所得很难证明,比如,父母出资,让成年子女购买首套住房。针对这些问题,建议相关人员出示一份合理的文件清单,以便证明此类“意外收益”是正当、合法的。

最后,出行禁令。在澳大利亚境内,可以对拖欠一定数额债务的纳税人实施出行禁令。

针对出行禁令,我们有以下建议:
■       可以效仿美国的做法,在吊销个人护照时严禁歧视,确保规范的公开透明且明确清晰。签发出行禁令不应当像签发禁止离境令(DPO)那样,由纳税专员自行决定;
■       对当前负有还款义务的纳税人进行审查,确定是否有必要将其纳入“禁止出行”的范围,特别是那些有可能离境的纳税人;
■       明确这些出行禁令与税务专员签发的禁止离境令(DPO)的关系。此外,签发出行禁令后,是否仍有必要签发禁止离境令(DPO),这一问题也值得考虑;
■       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对责任人不实施出行禁令:责任人出国探望生病或即将离世的亲人。

毫无疑问,为了社会大众的利益,必须打击黑市买卖,并确保执法措施高效与正当。此外,在赋予税务专员更多执法权时,政府应当采取一系列保障措施,确保这些权力有理有据,并明确责任,实施监督,以保证权力不被滥用。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1904-05月刊68-69,《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acct.org.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