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封闭: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倡议承诺       
2019-09-19

对于没有经验的人来说,“封闭”一词既陌生,又令人紧张不安,或者最糟糕,它是在提醒人们过去的违规行为
作者: Wayne Debernardi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媒体和战略营销总监

麦格理词典(Macquarie Dictionary)将封闭定义为“监狱,尤其是第一次听证会之前关押罪犯的当地监狱”。
请不要与“停工”混淆:麦格理词典对其定义为“雇主关闭企业或阻止员工进入,直到他们同意雇主规定的条件”。
这两个定义都不怎么好听。
“封闭”这个词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是监禁,还是渴望逃离?
谈及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IPA)在最新联邦预算案的宣传工作时,这两个解释都不合适。
我第七次出席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在堪培拉的预算方案演讲会议时,首次“在肩上佩戴了封闭徽章”。
我有点担心,有点激动;但总的来说,又觉得要从容面对。会议从排队登记开始。把手机放进塑料袋,确保电脑处于飞行模式,然后排队等待“封闭”。
现场氛围平静。外面的世界鸦雀无声。
我们进入一个崇拜者主导的世界,尽管我们参与联邦预算决策,整个过程如履薄冰,但是我们的心早已经跨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我们端坐着,环视着各个座位上的好东西:我暗暗想着要靠近咖啡、水和食物。
用亮光纸印制的政府概述和超过两公斤的预算文件占据了大部分桌面的空间。审阅完泛光的政府概述后,我开始阅读第一份预算文件,现在,回到我早先的问题:还渴望逃离吗?
最主要的区别是:当时我与技术政策总监托尼·格雷科(Tony Greco)被“封闭”在一起,他可是预算方案以及“封闭”状态的大师。
由托尼带领这个团队,不止是在政策制定期间,在这一整年当中,成员们都感到自豪。
我在许多行业里工作过,曾在执行委员会任职,并担任过多年的企业顾问。
我上一次“封闭”正值维多利亚经历黑色星期六丛林大火时,皇家委员会讨论的最后一份报告,当时我的处境比较艰难。
但在联邦预算“封闭”方面,我还是一个新手。我完成了必须做的任务:三次媒体发布会(都是在非封闭期间进行的)。
托尼作为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的代表,一直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我们回到国会大厦、返回酒店后,IPA团队继续辛勤劳作——将新鲜出炉的预算结果传送给所有成员,那个夜晚我对他肃然起敬。
这是汇报成果的重要夜晚。
更喜欢封闭状态还是停工状态呢?我和同事加班熬夜把《专业技术更新》的特刊发给协会成员,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断地问着自己。
艰难推进,但又乐在其中;走一步看一步吧。能够为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工作,我感到非常自豪……
值得一提,会议中的香肠卷十分美味。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96-7月刊,第27页,
《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