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经济赋权——女性之战       
2019-10-10

按照目前的速度,消除全球性别差距需要108年,实现劳动力性别平等需要202年。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

世界经济论坛在最新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公布了这些惊人的数据。除了今年入编的149个国家进展缓慢之外,调查结果还表明,与去年的评估相比,消除性别差距还需要增加8年时间。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澳大利亚是几个经历了性别差距加剧和同工同酬进程逆转的国家之一。
过去九年,澳大利亚的整体性别差距排名已从2010年的第23位降至2012年的第25位,2017年的第35位,直至2018年的第39位。
尽管根据近期澳大利亚当地的统计数据,女性正成为工作场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显示,缩小性别差距,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争取平等的斗争仍在继续
女性争取平等的斗争可以追溯到19世纪。但是,曾经的斗争是为了投票权和竞选权,而现在已经变成了反抗性骚扰和赋予女性权力的斗争。
1972年,澳大利亚仲裁员与调解员协会(ACAC)裁定,从事同等工作,创造同等价值的男女应当获得同等报酬。
一年后,ACAC又跨出了重要一步,规定所有澳大利亚公民不分性别,均获得同等最低薪酬,且1974年取消了男性薪酬中“养家糊口”的部分。
如今,虽然这类法律变革被视为实现劳动力性别平等的重要环节,但半个多世纪后,女性的收入仍将是远低于男性。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统计局(ABS)透露,全国性别薪酬差距为14.1%。虽然现在已经处于20多年来的最低点,但在这20年来,性别薪酬差距惊人地在14%至19%之间徘徊。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最新的每周平均收入趋势数据,职场性别平等机构(WGEA)表明,14.1%的收入差距等同于全职员工每周239.80澳元的薪酬差额。
虽然薪酬差距缩小受到了一些人追捧,但也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最近,WGEA局长利比·莱昂斯(Libby Lyons)告诫我们在势头猛劲的情况下仍要保持警惕。
莱昂斯女士表示,全国性别薪酬差距仍然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女性在职场中依然面临着巨大的障碍。
今年早些时候,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反映出,女性在高级行政和管理职位上的作用被低估了,获得代表的人数不足。”

长期以来,公共会计师协会一直努力让澳大利亚雇主采取行动,使其业务多样化,以促进性别包容,实现同工同酬。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的宣传和技术总监维琪•斯泰利亚诺(Vicki Stylianou)表示,该组织非常清楚榜样的力量,并鼓励改善性别差距,让成果更具多样性。
斯泰利亚诺女士解释道:“我们已经制定了多元化战略,分为三层或三个梯度,涵盖董事会、会员和员工,互相巩固,互相促进。”
“长远来看,需要保证人才供应渠道,减小性别差距和实现多元化发展。”

会计行业
根据WGEA最近的性别平等报告,金融和保险行业女性员工占48.1%,但全职女性管理人员的比例仅为37.7%。
斯泰利亚诺女士说:“新兴的女性领袖对会计行业做出了许多突出贡献”。
“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私人企业,并担任以往由男性主导的高级职位。”
女性从事会计工作的历史可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男性前往前线时,女性在金融领域开始占有一席之地。
其中,先驱者包括“澳大利亚第一会计女士”玛丽·艾迪森·汉弥尔顿(Mary Addison Hamilton)。

1915年,她成为英联邦公认的专业会计机构——英国会计师协会(Institute of Accountants)的首位女性会员。
汉弥尔顿女士的成果被大众接收,最初被记录在西澳协会的会议记录中,1915年的《西澳人报》也报道了此事。
三年后,《会计师》(The Accountant UK)承认汉密尔顿女士是大英帝国第一位通过会计机构认可考试的女性。报道随后被澳大利亚的第一份会计期刊《公共会计师》(The Public Accountant)转载。
财务资讯机构Women with Cents和金融服务公司Sova Financial的创始人娜塔莎·詹森(Natasha Janssens)认为,当今女性在会计行业的地位相对较为平等。

“从事会计行业的女性比其他金融行业多——男女会计师比例接近1:1,而在其他金融领域,如抵押经纪和财务规划中,男性仍然占主导地位。”詹森女士说。
斯泰利亚诺女士认同她的观点,但解释说,性别多样化在毕业生群体,而非高级别的职务中更能得到体现。
研究表明,会计行业性别薪酬差距仍然很大——是全国平均薪酬差距的两倍。
职场性别平等机构的研究发现,在所有行业(包括私营企业和公共机构),女性和男性平均每周全职收入差距显示,在整个澳大利亚,金融和保险服务的性别薪酬差距最大,达到26.9%。
根据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最新统计数据,仅在会计行业,薪酬差距就超过了30%。
“差距非常大,如果要在可接受的时间内消除性别薪酬差距,需要采取更多行动。” 斯泰利亚诺女士指出。
詹森女士认为,性别薪酬差距及其转变缓慢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无意识的偏见——换句话说,男性和女性看待女性贡献的方式。
“几代以来,女性一直被视为二等公民,女性获得受教育权、投票权、财产权,甚至可以在银行开户,都是近年来才发生的事。”詹森评论道。

“因此,我们的社会需要时间来忘记一些行为。”
她指出,研究表明女性主导的行业薪酬要比男性主导的行业低,说明女性不重视自己的工作。
“反过来,这也影响女性看待自己的方式,以及女性在谈判中的自信和决断力,”詹森女士指出。除了作为金融服务专业人士,詹森女士还自己创办了一家小公司。

小企业——大女人
詹森女士决定创业的初衷是不想让自己的视野和影响受到任何人的限制。当时,她还打算组建家庭,并希望自己能掌控私人时间。
2013年,詹森女士开办了综合金融服务公司Sova Financial,一年后她生下了第一个孩子。她说女性创业还是比较受欢迎的。
澳大利亚统计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二十年中,女性经营的小企业数量增长了46%。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330万家小企业中,约有33%由女性经营。
“统计数据显示,女性创业者的数量增长速度快于男性,这表明女性更多的转向创业,以解决在职场中遇到的各种障碍,”詹森女士表示。
她建议女性不要低估自己。
“如果有兴趣自己做生意,或者你想尝试——那就去吧!能有什么损失呢?”詹森女士补充道。

打破玻璃天花板
虽然女性经营的企业在不断增长,但大公司董事会里的男性数量仍超过女性。
据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学会(AICD)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澳大利亚最大的200家上市公司中,董事会中女性的比例为29.5%。
澳大利亚公司董事学会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安格斯·阿莫尔(Angus Armour)表示,结果令人失望。
“本来今年年初时,我们预计会尽快实现30%的目标,但不幸的是,自年初以来,董事会女性整体占比却下降了,”
最新的统计数据还显示,仍有四家公司董事会中没有女性,另外50家公司董事会只有一名女性。
“绝大多数公司认为,只要有一名女性进入董事会,多样性问题就解决了,”阿莫尔先生表示。

“多元化的董事会有助于防止群体思维的出现,从而为股东、消费者、员工和社区创造更大利益,更好地促进创新并提升净收益。”
然而,除去正面积极的东西,西澳银行科廷经济研究中心(BCEC)和职场性别平等机构3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根据目前的转变,女性首席执行官仍需要80年才能拥有与男性同行平等的代表权。
研究表明,虽然玻璃天花板正在逐渐消退,但进展却十分缓慢,澳大利亚最高薪的男性比最高薪的女性至少多赚162,000美元。

工作场所的性骚扰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HRC)去年透露,除了低估女性外,工作场所也可能对女性构成威胁。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于2018年发布了一项全国性调查,探究澳大利亚工作场所和社区性骚扰的发生率、性质和报告情况。
结果显示,澳大利亚工作场所的性骚扰率很高,五分之二的女性(39%)表明过去五年曾在工作中遭受过性骚扰,而且大部分都是遭受男性同事的咸猪手。
此外,2014年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的一项全国审查显示,据报告,一半(49%)的母亲在怀孕、育儿假期或重返工作岗位时遭受过歧视。
此外,五分之一(18%)的母亲在怀孕、育儿假期或重返工作岗位时被裁员/调岗/解雇,或未能续签合同。

几代以来,女性一直被视为二等公民

专家们认为,弥补反歧视法中的漏洞有助于缓解歧视对女性劳动力的影响。
虽然所有人都同意,应采取宏观措施来对抗工作场所的性骚扰,普华永道2014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在一项有效的改善措施上花一澳元,该组织可获得平均2.30澳元的收益。
麦肯锡公司2017年的一项研究表明,性别多样性与盈利能力和价值创造相关。
“我们发现,数据集中,性别多元化的高管团队与跨地区的盈利能力始终是正相关的,这支撑起了高管团队的运营业绩表现——作为战略和运营的主体。”麦肯锡公司在2017年的研究中表示。
这样做的好处也是全球性的。除个人收益外,联合国还透露,经合组织国家女性就业率的提高可使经合组织国内生产总值增加6万亿美元以上。
因此,“赋予女性经济权力至关重要”,这是底线,斯泰利亚诺女士总结道。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96-7月刊,第36-41页,
《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