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共享经济——所需的税务报告制度       
2019-11-06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强烈支持采用共享经济(通常称为“零工经济”)平台的报告机制
作者:托尼·格雷科(Tony Greco)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技术政策总监

我们支持黑色经济特遣小组解决黑色经济带来的问麻烦,为纳税人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所有我们支持政府倡议,为参与共享经济并从中获益的个人探索一种报告制度。
在提交给黑色经济特遣小组的“共享经济报告制度”咨询文件中,我们认为,由于这些平台现在已成为一种社会和经济常态,建立报告机制来解决参与者少报收入的问题就显得很有必要。
此外,这种机制还将为小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些小企业与共享经济的参与者竞争,尽管这些参与者可能会因为没有遵守业务规则而被踢出。
在咨询文件中,我们优先选择引入报告机制,让共享经济平台直接向澳大利亚税务局汇报相关信息(即备选方案1);
尽管所需信息可能因平台及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而有所差异,但我们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平台(即支付实体)最适合提供交易数据。就像从雇主那里获得工资条一样,我们认为这是获取用于报告的最恰当和准确的“真实数据来源”。
因此,我们认为让金融机构报告此类信息的备选方案并不合适。我们同意       咨询文件列出的,即:为确保个体在共享经济体系中的交易所得的来源及性质,金融机构须提供有关资料及数据,但这些资料及数据可能无法获得或不合适。无论何时,银行交易数据仍可通过税务专员当前的信息收集获得,以支持任何数据的匹配。
我们认为报告机制应延伸到所有共享经济平台,不仅包括服务业(如跑腿服务网站Airtasker和打车软件优步)和资产租赁(如爱彼迎),还包括网上销售平台(如eBay或分类信息网站Gumtree)。这将使所有共享经济平台上的报告公平合理。
虽然人们迫切希望将从共享经济平台获得的数据,预先填入个人纳税申报表中,但获得的数据必须足够多,才能增强对报告制度的信心。要求纳税人或税务代理人修正错误或不完善的标签,会导致“逆向工作流程”和不必要的运行负担。税务代理人几乎无法收取这些项服务的费用,因为客户总觉得这不是他们应该承担的。
因此,只有将提供服务的交易数据纳入纳税申报预填报税表中。对于那些在网上销售商品或从资产中获得收入的人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人需要额外的信息和对个人情况的评估。
在某些情况下,在纳税申报表中标记交易更为合适,而非预先填写标签,以便纳税人或其税务代理人自行决定是否对其进行税务处理。
我们设想会有许多标准化表格供共享经济平台按照其服务类型填写(例如,商品销售服务),而非使用单一的标准化表格来收集重要数据。
备选方案1报告机制的其他方面需要考虑如下因素,包括:
□ 虽然咨询文件建议每年报告一次,但由于相关数据通常以数字方式获取和存储,可以通过共享经济平台来提高报告频率。需就增加运行成本的收益与平台的报告成本进行对比权衡。
□ 我们认为不应该排除任何共享经济平台(即使是“创业公司”)。我们认为,由于小企业有能力处理数据,因此不会因为有报告义务而处于不利地位。
□ 虽然已经超出咨询范围,但我们认为,如果共享经济参与者未向平台披露其税号,则可能需要提供预扣税制度。这与参与者是服务供应商的平台息息相关。
虽然共享经济参与者必须要知道纳税义务,但我们观察到一些参与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展了一些违法活动。例如:
□ 在跑腿服务网站Airtasker上提供纳税申报准备服务的个人,他们不知道首先须在税务从业者委员会注册为注册税务代理人。
□ 租户将公寓中的房间分租给个人,不知道租赁协议明确规定禁止将房产分租给其他人。
□ 在车位服务网站Parkhound出租街道停车许可证的个人不知道当地市政委员禁止此类做法。
虽然我们支持共享或零工经济的报告机制,但首要前提是它必须足够强大,以确保税务从业人员能够适当地依赖纳税人个人资料中的纳税信息。
税务从业人员不对未披露的信息负责。所以,如果纳税人员问,“你是否有赚取任何其他收入?”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在没有任何第三方数据的情况下,税务人员可以信任你。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96-7月刊,第68-69页,
《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