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关注心理健康       
2019-11-19

过去12个月,每五个16-85岁的澳大利亚人中就有一人出现精神疾病。韦恩·德贝纳尔迪(Wayne Debernardi)揭示了这些群体的情况并介绍了他个人与精神疾病的斗争
韦恩·德贝纳尔迪,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IPA)媒体与战略传播总经理

在IPA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康威(Andrew Conway)的领导下,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于2017年举行全国小企业路演,以帮助宣传《澳大利亚小企业白皮书》第二版(于2018年发布)的制定情况,当时一些新的因素显露了出来。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于2014年开展了相同的任务。不过《白皮书》第一版所包含的关键问题中并未提及可能潜藏在表面下的一些因素。

那时,小企业面临的新问题是网络安全,包括对于非法分子通过渗透小企业技术所导致的经营中断或破坏的真正担忧。

不过,在三年的两次路演间,才出现了一个更大的担忧,即小企业正因心理健康饱受折磨。在那段时间,我们听到了很多小企业主和从业者焦虑和抑郁的案例,其中大多数是由于小企业的经营所致。

这些案例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已不容忽视。

精神疾病或精神健康欠佳并非新事物,不过我们如今已加深对它的认识,且它在社会地位正在不断上升。

不幸的是,虽然我们经常在街上和电视上看到与药物成瘾和酗酒危险有关的新闻和广告,但很多人都避而不谈,无论出自哪种原因。我们就是不够关心它。

但许多案例表明,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群会选择自我用药以‘逃避’这个话题,对此,我们又是什么态度呢?

精神疾病有多种不同形式:抑郁、焦虑、精神错乱、药物滥用、赌博上瘾、饮食失调、精神分裂症、躁郁症、创伤后遗症等等。

这些都是疾病,需要得到理解和治疗。患抑郁就需要治疗,正如患糖尿病需要治疗一样。

最新的全澳心理健康调查(一项对居住在澳大利亚私人住宅的8841名16-85岁人群进行的社区调查)发现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20%)在过去12个月的某些时候罹患常见的精神疾病(焦虑、抑郁或药物滥用)[1]。

据此推断,这些患者的数量相当于320万。见下表中的统计。


精神疾病类型

男性

女性

总计

焦虑症

10.8%

17.9%

14.4%

抑郁与躁郁症

53%

7.1%

63%

药物滥用

7.0%

3-3%

5.1%

所有常见精神疾病

17.6%

22.3%

20.0%

受躁郁症影响的男性和女性患者数量相当,虽然表中的数字显示女性更多。

几年前,我和妻子接待了一名年轻的女性,她是我们女儿的校友,我们知道她患有疾病,只是当时并不知道是哪种病。

作为她的照顾者,我们很快了解到责任的重大,因为她有厌食症、抑郁、情绪波动以及自杀想法。

我们建议她去看精神病医生,我和她一起参加了多次会话治疗。我们最终发现并阻止了她在家中进行自杀的计划,在那之后,我们寻求了额外的专业指导,且强迫她父亲务必加入进来。

那名年轻女性如今已29岁,她是幸运的,或者不如说,她是幸存者。对我们来说,关键的一点是让她获得了适当的专业帮助。

不幸的是,自杀未遂是许多患者的最终结果,且对抑郁人群而言,是一个重大风险。在过去12个月患有抑郁症的16-85岁的澳大利亚人中,约4%的人尝试自杀[2]。

终结污名
正如我强调的,精神疾病和其他疾病一样需要进行治疗。

可惜的是,当代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群仍背负沉重的污名,其中部分原因来自对于未知的恐惧、未能认识并将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群与健康问题或症状相联系,而部分原因则完全是由于无知。

从社会角度来看,我们都需要为打破壁垒,尽己所能,消除污名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再想想那五分之一的统计,患精神疾病的可能是你的同事、家庭成员、所爱之人或邻居。
也可能是你。记住,心理健康和心理健康欠佳是没有发病期限的。

我们身边有哪些人?
发现哪些人可能患有精神疾病不是你的工作,但所有人都应注意哪些人可能需要帮助并应施以帮助。

我知道许多人可能会觉得这个号召很难且可能不适用于每个人,但请你记住前述的20%比例。

我们说的那些人可能包括你所爱的人。记住,此类疾病是没有发病期限的。可能伴随一生,如同墙上的小裂缝一般逐渐变大并最终导致墙壁处于倒塌边缘。

某些人带着此类疾病出生,某些人生命某一阶段发生创伤事件,而其他人可能由于日常生活而导致焦虑和抑郁。

如果向认识我的人说我是那五人之一,即20%的一份子,会怎么样呢?他们会对我差别对待吗?或者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关心我是否还好吗?

你好吗?
我们所有人可能都参加过每年的问候行动日。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一直以来都在积极提供支持。
但我想问的是:为什么要等到每年这一天才去问候别人好不好?

我们为什么像对待母亲节、父亲节和家庭日一样对待这个节日?或像对待我个人最喜欢的‘请让我赖床日’(这是我刚刚编的,支持我请立刻发电子邮件给我 – 人多力量大)一样对待这个节日?

不要误解。我完全赞同问候行动日,并认为它对于树立相关意识来说非常重要,应持续开展下去。
事实上,澳大利亚问候行动日背后的故事是非常温暖人心的。

1995年,巴里·拉金(Barry Larkin)决定放弃生命,他的自杀给爱他的人留下了无尽的问题。2009年,拉金的儿子加文(Gavin)支持了一项旨在纪念他已故父亲的行动,并提出了一个问题以希望能保护有类似情况的其他家庭。

你好吗?

所有澳大利亚人都被这句问候深深地感动了。

但还是一样的问题,我们是否向彼此确认过我们是否还好?如果我们看到了担忧的信号,我们该怎么做?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对于心理健康的关注
在《澳大利亚小企业白皮书》第二版发布后,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通过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迪肯大学中小企业研究中心继续开展研究以关注心理健康课题。

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在政策制定方面采取整体研究,即超越经济和财务因素进行考虑:包含了小企业生活的方方面面。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将持续研究,在心理健康方面的工作不局限于白皮书。

2018年末,在澳大利亚总理发起的小企业心理健康圆桌会议上,IPA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康威(Andrew Conway)起到了关键推动作用。会议促成了许多工作组的成立,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当前正积极参与其中。

今年5月,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向富有洞察力的多名经理人提供了与心理健康急救有关的培训和认可计划。我有幸参与其中并在后来得到认可。我不是在吹嘘这项荣誉,事实上这项培训非常有用。我鼓励所有协会成员和小企业客户提高在心理健康方面的认识。

过去我们可能都参与过急救培训,包括心肺复苏,而心理健康培训不过是向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帮助别人的方式。

我必须重申的是,让人们获得正确的专业援助是至关重要的,这点包括以可信赖的全科医疗为起点。我强烈建议有意者联系澳大利亚心理健康急救组织。

我们组织将持续关注小企业社区的心理健康,我们已认识到IPA会员在这方面所起的关键作用,我们将持续沟通此课题,因为我们知道,作为信赖捍卫者,会计师所服务的客户可能正在经历这方面的困难。

最后,顺便提一下,也对所有熟悉我的人说一下,我是20%中的一份子。

[1]   澳大利亚统计局. 2007《全澳心理健康调查》: 结果摘要. (文件4326.0). 堪培拉:澳大利亚统计局; 2008.
[2]  Johnston AK、Pirkis JE、Burgess PM。澳大利亚成年人自杀想法和行为:2007年《全澳心理健康调查》调查结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精神病学杂志》, 2009; 43; 635-43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s20198-9月刊,第14-16页,
《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