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乔吉·哈尔曼 ( Georgie Harman )——Beyond Blue公司背后的女人       
2020-05-09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

Beyond Blu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乔吉·哈尔曼(Georgie Harman)决心用她无限的热情和商业头脑帮助人们和他们的家庭收获更好的生活。我们与哈尔曼女士一起坐下来谈论了澳大利亚人民的心理健康状况,并讨论了社区、对话、理解和包容的重要性。

问题:
在对心理健康进行一系列调查之后,生产力委员会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草案。您认为一个国家要如何应对心理健康问题?有哪些意义?

正如生产力委员会所强调的,袖手旁观的成本实际上比我们在精神健康方面采取进一步投资的成本更大。经计算,由于精神疾病、自杀、早逝等健康影响所带来的经济损失,保守估计为每年1800亿澳元左右,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因此,我们更应以人为本,关注个体,作为国家公民,我们必须有所行动了。另外更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生产力委员会的调查不仅从社会和人类的角度出发,也从经济和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他们已获得批准查看其它政府部门的资助情况,可以了解到卫生系统之外的信息,如住房、就业和教育,这些都是树立健康心理状态的基本要素……

很明显,就如生产力委员会在基本制度和财政改革方面所做的,我们应考虑是否把融资激励放在了正确的地方,去推动了更好的结果,而不是在人们真正遇到困难时,才去提供支持。还应考虑如何安排继续投资,真正避免精神困扰,让很多疾病在早期就能够得到解决。同时我们也支持在不同的社区使用不同的模式,让人们更快康复,帮助人们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

实际上,我认为应重新平衡金融系统,使其不再只偏向处理危机。不要误解我的意思,足够的医疗设施仍是提供危机帮助的必要因素,但目前我们的投资方向严重倾向于危机后期,这不仅代价昂贵,也不是我们所期望的。因此,虽然这是与人有关的改革,但生产力和经济也受其关联。事实上我们需要在社区中建立多种服务和支持,让人们保有积极状态,健康的生活方式。目前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我们仍没有意识到精神健康和精神疾病的重要性,就像忽略了身体异常一样,受耻辱感所束缚,认为有心理问题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但事实上,就如人会遇到身体机能状况一样,心理问题一样会出现。我们应同时照顾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把内心状况当作身体的一部分,它不需要被单独看待。

大脑是最复杂的器官,它与我们的心肺大不相同。有时它会有点不太稳定,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会影响大脑的思维,进而影响人的应对能力和心理健康。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认为这些人是不正常的。可实际上,每年有五分之一的人口都会有心理问题,而45%的人在一生中都会遇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你,也可能是你的家人、同事、老板、供应商或客户。

问:据了解您最近遇到的精神问题有一半出现在14岁之前,因此您支持委员会的观点,我们必须付出更多努力来支持儿童、年轻人和他们的家庭。能再详细谈谈这个话题吗?

是的,一半的成年人心理问题实际上是在14岁之前出现的。在人口层面上,如果我们真的关注儿童早期发展,支持家庭生活,时间是可以改变整个国家人口的心理健康轨迹。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在人们进入青春期之前,大脑发育不断形成,很多痛苦已经埋在心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很多非常有才华的人进行了大量的研究,研究表明生命的前1000天对于健康的发展及成年期的健康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生理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因此,如果一个孩子出生在一个充满创伤的世界和家庭环境中,他们更有可能在行为上发育迟缓。例如,他们不太可能和其他孩子愉快相处;不太可能有良好的心理调节能力,帮助他们在遇到波折时保持积极的状态。虽然很难以置信,但童年的创伤,尤其是童年的不幸,确实可以影响青少年和成人今后的人生轨迹。如果我们可以早期就支持那些逆境中的父母和家庭,支持出色的幼儿工作者和教师,那么他们就能做好准备,了解孩子学习阶段的状态,帮助他们的家人更好地引导孩子。这样我们就可以为家庭和年轻人扭转局面,而不是等到对孩子们进行医学治疗。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正如会遇到生理问题一样,心理问题也一样会出现。早期形成的性格会损害心理健康,也会剥夺孩子重树良好心理状态和快速创伤恢复的机会。科学证明,如果一个两到三岁的孩子表现出受到了心理创伤,缺乏复原能力并有行为困难的迹象,这是非常可怕的,这正是早期形成的性格所影响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想想,这个家庭和孩子是不是需要用言语治疗来帮助他们与人沟通和玩耍,或者这个家庭是否需要某些帮助来度过困境?但是很多时候,我们都给自己打上了烙印,认为不能这样做,这样反而会让孩子产生抑郁或焦虑。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帮助可以保证每个孩子都能拥有良好的人生开端,树立健康的心理状态。

问:澳大利亚有国家精神健康战略,那么政府在促进澳大利亚公民的精神健康和预防精神疾病方面投入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我们已制定了一套非常棒的战略,在很多领域都处在世界领先地位。目前所面临的问题是还需在这个战略下制定出一个具体的计划,包括投资规划。值得认可的是,多年来在精神卫生方面我们产生了大量的新投资,这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国家才拥有的。你可以去看全科医生,领取心理健康治疗补贴。在精神服务方面也有大量的投资,如建立“Headspace(冥想类产品巨头)”及其他很多重要的创新项目。在这点上,我们被视为思想和研究的先锋领导者,很多研究转化成了新项目和服务。但我们也发现,大部分投资并没有适用于早期的预防和干预。我认为我们所看到的新投资里,实际用于预防的卫生预算不足1%。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对待牙病或预防皮肤癌那样呢?其实知道解决方案是什么,只需稍微改变一下,就能在社区中发挥作用,并在预防环节中发挥作用。

问:关于职场欺凌的问题,每两个澳大利亚人中就有一个经历过职场欺凌。我们如何处理这些令人震惊的事件? 您建议每个工作场所都进行反职场欺凌的特殊培训吗?

我认为培训是预防和管理职场欺凌非常重要的一方面。但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除了拥有受过教育、受过训练、支持反职场欺凌的团队外,从一开始就应采取措施防止欺凌和骚扰,并应在事件发生时迅速做出反应。因此,纵观整个方法,工作场所首先应识别并解决是什么导致了欺凌行为,通过行为准则或职场欺凌政策来设置职场行为标准。领导者需要成为这方面的楷模。我们要公开表达不能容忍欺凌和骚扰的事实,鼓励人们举报不良行为或欺凌事件。另外管理者也应注意到职场暴力所产生的经济影响、预防行为所带来的好处,以及如果置之不理将会带来的坏影响。这涉及到法律责任,即我有法律责任为我的员工提供一个心理和身体上都安全的工作场所。

一个很有帮助的做法是,让员工参与到制度和流程的制定中来,不仅仅是针对欺凌,而是更广泛的制度。可以问问员工,他们认为一个精神健康的工作环境是什么样的。通常这会带来非常棒的、简单便宜且容易实现的解决方案,这是管理者可能从未想到过的。创造一种企业文化,让人们在被欺负的时候都能毫无畏惧地举起手来;同时也要确保这些制度、立场都得到了清晰的传达、简单易懂。实际上,举报环节往往是缺失的那部分。人们会认为我知道有欺凌制裁,但如果我确实观察到了什么,或者我自己也遭受了欺凌行为,我却不知道去哪里、去找谁进行举报。

问:就人力资源部门而言,您是否认为人力资源从业人士应该接受专业培训,以处理工作场所内的精神健康问题,并帮助遭受欺凌或其他有困难的员工?

我想这是应该的,且不仅限于人力资源部门。我知道这么说会让我尊重的人力资源部门同事很不高兴,但心理健康不只是人力资源部门的事情,它是一个业务改进项目,整个公司都应参与并提出解决方案。如果这件事仅交由人力资源部门,不管对错,通常都会被视为一个上升到风险管理的事件。这会让人们把心理健康和有心理健康问题的员工视为风险,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且无益的思考方式。五分之一的澳大利亚公民每年都会遇到心理健康问题,所以这不仅仅是人力资源部门的事。人力资源部门需要考虑,我们所有人也都要考虑这个问题,它涉及到业务的每个部分,以及员工的专业培训,如心理健康急救员课程。管理者可以选择公司中最具影响力的或深受信任的人担当此任。当员工出现心理健康问题时,急救员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帮助他们打开心门,疏导情绪。因此,应该在公司部门中进行心理健康急救方面的培训,提供心理健康和自杀预防方面的知识。

问:最近,《健康日报》(Wellness Daily)发表了一篇博客,讨论员工应该如何向雇主说出心理困惑。很多人告诉作者,如果他们公开自己的压力,要么被解雇,要么担心被解雇。这表明,心理的问题仍然备受指责,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不幸的是,我承认在很多情况下确实如此。但我真诚地相信,情况正在改善。我一直在Beyond Blue 的领域工作,与很多企业合作过,看到了他们的工作环境。在过去的五年里,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我们应当充满希望,即使目标尚未达成。我必须承认,向他人袒露心理困惑是件非常困难且隐私的事。在法律上,你没有义务向任何人透露你的精神健康状况,除非你或他人已经深陷危险之中。如果你能够继续工作,履行职责,在法律上,你没有义务让你的雇主知道这些。

但如果想要改变,想把关注心理健康加入到日常工作中,我们就需要这样的流程来展露自己的心理困境。就像说出自己患有糖尿病、心脏病或被诊断出癌症一样,需要治疗,抑郁症和这些疾病没什么不同,甚至癌症会比它更严重。事实上,一个人的工作能力并不会比他公布癌症诊断结果的前一天差,我们想要当其他人听到诊断消息时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程度,想要他人只是说:“哦,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难过,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吗?”,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虽然目前,人们依然很害怕透露疾病的消息,但情况正在改变。

我们在Beyond Blue Heads 网站上开发了一个功能,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这个功能可以帮助人们考虑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如:他们的管理者是怎样的人?他们信任这个人吗?真的有必要说出自己的心理困难吗?或者如果他们说出来了,这对管理者有帮助吗?

隐藏一些事情实际上是非常有压力的,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特别是当你身体不好的时候。所以有时候,信息披露实际上非常有用,它开启了你与雇主的对话。最终我们想要达到的结果是,袒露心理状态不再是一个问题。当人们感到不舒服时,他们会说“嘿,我感到很纠结、很挣扎”;他们不会因此受到歧视,失去工作;不会因此被忽略而失去晋升机会;也不会因为这件非常普遍的事而被认为是能力不够。

:下面让我们谈谈心理健康和小企业。经营自己的生意往往会导致心理压力。我们应如何支持小企业雇主,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冲突加剧国家中的小企业雇主呢?

我们和许多小企业有过合作,他们雇佣着数百万澳大利亚公民,但是是没有人力资源部门的。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和任何规模的企业是一样的,可他们的情况却很特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正如您所说,在受冲突影响的地区,每个人都承受着难以置信的压力。我们需要为小企业提供支持、建议与服务,尽可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我们起草了一个指南,来支持小企业雇主改善他们的心理状况和工作幸福感。如果一名小企业雇主自身的心理状态都不好,那么整个企业环境都会受到影响,就像是被戴上了氧气罩。小企业的所有经营活动都是围绕着企业雇主建立起来的,如果负责人自身做得不好,其他的一切都会受到影响。我们的指南实际上不是针对小企业雇主自身的,而是帮助雇主创建一个围绕他的支持框架。指南更多的是为小企业雇主的朋友、家人、商业顾问、会计师、簿记员、税务代理人和行业协会人员所准备的。我们会指导顾问如何寻找那些正在经营小企业的人;指导他们在没有经过训练或在没有临床医生的情况下如何提供心理咨询的支持。该指南包括了怎样提供即时支持、怎样识别糟糕的心理状况、怎样与关心的人进行良好交谈等实用技巧。

问:最后一个问题,您还好吗?我相信做这类工作,您一定经常遇到过困难和悲伤的故事。您是如何将工作与个人生活或情感区分开来呢?

这个问题也是我最近一直在想的事。我对自己所做的事充满激情,热爱这份工作,也从工作中充实了自己并得到了快乐。人们经常问我:“你是怎么完成工作的?听到那么多悲伤的故事一定很难过吧?”是的,我经常接触到很多艰难痛苦的悲剧,但我也接触过很多美妙的事,这些人都逐渐康复,我们彼此联系。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希望。这些人从非常黑暗的地方走来,想要跨过悲伤;他们看到了我们的网站,意识到自己出现了心理问题,我们告诉他们,这是正常的,是可以被治疗的;然后他们会通过我们的顾问寻求支持服务或医生治疗。

对我来说,有幸听到每一个与我分享的故事,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荣幸。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段对话的开始,不论是在线咨询师、全科医生、伴侣、爱人、老师,还是电话那头的陌生人。他们的恢复之旅始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随后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从而想要获得支持和服务。我认为Beyond Blue是一扇蓝色的大门。数百万澳大利亚居民联系我们,了解我们,通过我们获得了支持,这伴随着巨大的责任,也是一份莫大的荣幸。

当我思考是否要申请加入这份工作时,我问了很多人,他们说“乔吉,Beyond Blue公司是我们这么多年来见到的,为数不多的,所有员工都会说‘如果我不是为了帮助人们跨越悲伤,我不会在这里’的公司。”后来我发现在这里工作的每一天、每一年都是如此。

你看,我也知道了要照顾好自己,要关心身边的人,维护好人际关系。我自己也有过抑郁的经历,这份工作让我意识到要更加了解自己,寻找自身的力量,例如,学会如何应对压力。运动是保持身体健康的一个重要方式。工作中我也学到了很多关于探索自我的知识。我和大家一样,也是普通人。谢谢您问这个问题。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02-03月刊,第28-35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