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20分钟对话:马修斯博士       
2020-06-03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

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教授查尔斯•马修斯(Charles Matthews) 与《公共会计师》会刊记者一起参加了由IPA和迪肯大学联合举办的“小企业:大愿景”活动,在会上他就“应对工作性质变化,我们需要采取的行动”话题进行了发言。

马修斯博士是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创业与战略专业的国际知名学者和杰出教授。他的教学和研究领域涉及了战略、创新、创业、家族企业、决策等方向。他还参与了中国和前苏联的经济发展,并与伙伴合著了一本关于创新及创业的书。

马修斯博士到访澳大利亚时,《公共会计师》会刊与他进行了一次专访,从澳大利亚小企业环境谈到人工智能(AI),及其对工作性质影响的各种问题。

问题:
您对澳大利亚的小企业环境有什么看法? 我们听过很多关于美国企业家振奋人心的精彩轶事,我们如何比较两国情况呢?

这是个好问题。当一个只有2500万人口的国家,和一个3.5亿人口及多个州并且拥有很多商品和服务的大国相提并论,是有些困难。很明显,加利福尼亚州是最大地区之一。

一个有益的创新环境通常由三个因素决定:首先是大学,其次是知识的应用,第三是基础设施与支持,例如政府和私营部门的支持。这三点是需要共同作用的。

实际上,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优点是国家较小,便有更大机会产生影响。另外这也是一个对创新创业非常有利的环境。在MSME(微小中企业)的创业环境中,有许多美好的事情发生,虽然有时很难单独细说,但它确实存在。我们可以复制一些经验教训,如在政府或私营部门中已经存在过的一些生态系统。尽管我们处在一个不同的世界,但今天的通讯技术、地理交通技术,会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能更好地获取所需信息。当我谈到“珠穆朗玛峰模型”时,我总喜欢提出一点看法。

听起来很有趣。

我总是问我的学生:你是如何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在经过大量讨论之后,他们很快发觉,不仅仅是从A到B这么简单,中间还有很多独立的步骤,包括预步骤——有时你需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如果你要登上珠穆朗玛峰的顶峰,在到达大本营之前,你要认真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使之贯穿整个流程。这是一系列的程序,而不是一个大跳跃。

我们在“小企业:大愿景”会议上一直在讨论创新的重要性,您认为创新对于小企业和初创企业有多重要?尤其是在目前的环境中,我们已经实现了数字化,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改变了很多工作性质。

我认为关键点之一是创新可以是创造新产品和服务的一级创新,也可以是延续发展已开发的创新产品和服务。对于中小企业而言,他们的创新往往更多地围绕着如何利用技术。今天,千变万化的工作性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有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物联网、大数据、数据分析。所有这些因素都影响着我们思考应如何做生意。

归根结底,尽管我们不断在创造价值,但我们必须思考如何传递价值,任何成功企业的驱动力都是个人与企业交换价值的意愿。你不会用任何你认为不值钱的东西来交换价值,所以无论是一盒牛奶,一个新钱包或一台新电脑,或者只是一项服务,如果它对你来说没有价值,你就不会交换。最常见的交换媒介是货币,由此我们赋予它价值。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东西都要便宜,我们需要认识到真实价值和隐含价值。

一款高端汽车,如宝马,雷克萨斯,相比一辆低价汽车,都可以送我到想去的地方,那为什么我要花75000美元而不是25000美元呢?这里面有很多因素,例如,汽车上大量的数字化和电子产品。很多人说电动汽车将没有市场,但在认识到价值交换与价值主张前,你还不能这么说。

这也改变了工作的性质吗?

是的,我在六七十年代作为一名汽车技师学到的技能并不适用于今天的汽车。如果我今天被训练成一个机械工程师,我的角色已经从一个纯粹的机械工程师转变为一名数字机械工程师。因为我不仅要在汽车上进行机械加工,还得插上电源,读取芯片……

但是我们还需使用人工来完成这些工作吗?

确实……不是说你不能让人工智能参与这个过程,你可以。事实上,它可能会发生变化。现在的人工智能已经非常先进,它们可以进行修复。但是这种变化只能被称为工作性质的变化,而不是让工人流离失所。如果我想留在今天的汽车行业,那我必须紧跟时代。

我们是否应该担心AI对小型企业产生影响?

不用害怕,我认为恐惧并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情绪。虽然,我认为它确实会发生,人们害怕改变和失去。改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们不可以害怕它,我们需要了解它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要用它做什么;它适合或不适合什么。

几年前的基因研究和克隆研究中就发现了这一点。整个生物医学伦理问题与50年前或100年前大不相同。有些特点保持不变,但有些已经改变。

再一次提到工作性质的改变,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但是我们并非总能跟得上教育性质的变化,这很难。当在线学习刚开始受到关注时,人们说,“哦,我们可以随时学习,随时听讲座。”之后我们看到了人们熬夜听音乐……

不要误会我的意思,这种学习方式很有效,但你不可能24小时都保持清醒并能习得一些东西。所以你要管理这个过程。因此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我们如何处理这个过程。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02-03月刊,第37-39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