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严格的审计师独立性要求:修订后《道德准则》的关键特征       
2020-07-09

作者:Channa Wijesinghe

《专业会计师职业道德准则》经历了近20年来最广泛的强制性变革。会计专业和道德标准委员会(APESB)的昌娜·维杰辛赫(Channa Wijesinghe)将告诉公共会计师这些变化对澳大利亚会计师意味着什么。

审计师的独立性是健全审计监管框架的关键决定因素,该问题在澳大利亚及全球范围内的议会联合委员会(PJC)对审计监管的调查中都引起了一定的关注。但提交给PJC的调查文件进行审核时,很多响应者似乎在过去十年间澳大利亚一直有效并执行的审计师独立性要求了解甚少。而且总是有不遵守现行审计师独立性要求的案例出现,在处理这种案例和新的提案时都必须考虑到现有的要求条例。此外,立法者还考虑到,从2020年1月1日开始,过去二十年来对《APES 110专业会计师职业道德准则(包括独立标准)》(修订后的准则)最重大的修订已开始生效。

该准则在澳大利亚是审计和审查的强制性要求,是五年计划中的一个亮点项目。此项计划旨在让监管和监督机构对审计师独立性的要求更加严格清晰、也更具可执行性。新准则使澳大利亚审计师要求与国际准则保持一致,并纳入了额外的澳大利亚特定要求。准则(APES 110)是以国际会计道德标准委员会(IESBA)发布的国际准则为基础,在公共利益监督委员会的严格监督下,以全球透明的方式制定。整编后的准则加强了审计师独立性威胁的应对方法,并要求在无法消除威胁或无法采取适当保障措施的情况下终止利益、关系或服务。这种以原则为基础的方法具有明显优势,加上在特定情况下的限令,激发了更多思考,并鼓励采取必要的行动以应对审计师独立性威胁;同时也可以广泛涵盖未来公司可能向审计客户提供的服务类型。与美国的限令相比,我们坚信该变革禁得起时间的考验。

准则的另一个重大修订是针对“冷静期”,适用于公共利益实体(PIE),审计客户的审计业务合作伙伴。现在的“冷静期”已延长至三年,2023年12月31日后的“冷静期”将延长至五年。这比仅规定两年的《2001年公司法》更进了一步。除了这些关键变革,现有的准则也早就认识到审计师独立性的重要,包括区分提供给审计与非审计客户服务之间的区别。

澳大利亚的禁令与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澳大利亚可以提供一些非物质性服务。但考虑到IESBA在纽约发布的,关于非担保服务的国际风险评估草案中提出的修改内容,该例外情况也可能被取消。我们认为,现有的禁令限制了事务所向其审计客户提供其他服务的可能,对维护审计师独立性至关重要。例如,我们注意到会计师事务所在最近提交给PJC审计监管调查的意见书中,所披露的其他服务费与审计费的比率明显低于欧盟规定的70%的监管上限。2019年12月发布的,涵盖ASX 300实体审计公司的ASIC审计质量衡量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3月31日,这些实体的审计和其他保证服务费用与所有其他服务费的总和之比为22%。

自2011年以来,APESB禁止向合作伙伴出售其他服务给审计客户而获得报酬。这些对其他服务的限制已在重整的准则中进一步扩展。例如,自2020年1月1日起,禁止向PIE审计客户提供主要财务人员招聘服务的禁令已扩展至所有审计客户。这里提到的一些事项已在PJC调查中进行了讨论。

APESB已向调查委员会建议,应加强披露有关审计、审计相关服务和向审计客户提供其他服务,以及其他会计师事务所以咨询身份提供服务的相关信息。除了建议扩大披露外,APESB还向PJC提交了两份文件,以澄清澳大利亚现有的审计师独立性要求。同样重要的是,要考虑到澳大利亚的环境差异,例如适用于澳大利亚非担保服务的APESB广泛专业标准。这种全面的专业标准框架是包括英国在内的大多数G20辖区所不具备的。自2020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重整的的准则将有助于会计师和审计师更好理解和遵守该准则,有望促进监管机构和专业机构的监督及执行,也是有效监管框架的关键组成部分。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年04-05月刊,第16-17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