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澳大利亚反洗钱境况好坏参半       
2020-07-24

就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有效性而言,澳大利亚在全球官方排名中名列前茅。但是在打击通过中小型企业转移非法资金方面,仍是薄弱环节。

作者:Peter-John Lewis

洗钱是一种掩盖非法所得钱财的过程,一般是通过合法企业或外国银行之间的转账进行。政府在制定有效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立法方面的进程相对缓慢。尽管澳大利亚的公司部门受到了相对良好的监管,但其他实体也可能受到影响。实际上,当地的会计事务所可能已在不知不觉中参与了国际洗钱活动。

澳大利亚立法

澳大利亚的《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法(一)》于2006年获得通过,并分两年实施。主要针对大型机构,如银行、其他财务服务供应商和赌场,这些机构都必须报告可疑交易。该项立法将许多机构拒之门外。例如,2018年,联邦银行因违反AML / CTF(反洗钱/反恐融资)法律被定罪,并被勒令赔付7亿澳元(澳大利亚公司历史上最高罚款)以及法律费用。西太平洋银行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哈泽尔(Brian Hartzer)于2019年11月辞职,原因是该银行涉嫌参与剥削儿童,洗钱和违反反恐融资法的行为。

因此早在2006年就可以预见,该法案将在几年内得到扩展,以包括较小实体(如会计,法律和房地产公司)的报告要求。尽管这种扩展已在其他许多司法管辖区(例如新西兰)中进行了,但在澳大利亚却被推迟,部分原因是小型企业的合规性负担可能较大。

全球反洗钱排名

巴塞尔治理研究所制订了《巴塞尔反洗钱指数》,该指数是一项独立的年度排名,用于评估全球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ML / TF)的风险。该指数使用了来自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透明国际”(即“国际透明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经济论坛等可公开获得的数据去衡量各国的ML / TF风险。国家的风险等级由高到低排列,澳大利亚表现出色,在125个国家中排名第110。澳大利亚的整体风险评分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也略有改善。该指数确定了五个维度(每个维度的重要程度均以百分比表示)来衡量ML / TF风险:

1. 反洗钱及反恐怖主义融资框架的质量(65%)
2. 腐败风险(10%
3. 财务透明度和标准(15%
4. 公众透明度和问责制(5%)
5. 法律和政治风险(5%)

就维度1而言,澳大利亚的表现可圈可点,在最近接受了FATF评估的国家中排名第九,就维度3而言,澳大利亚排名第七。

与国际同行的合作

澳大利亚也正在积极与其他国家联络,以打击国际洗钱活动。2020年1月24日,澳大利亚税务局已宣布参与一项全球性计划,制止涉嫌离岸逃税的行为。“行动日”是多个国家对位于中美洲的一家国际金融机构进行的一系列调查行为,据信,该机构的产品和服务有助于全球范围内的洗钱和逃税行为。

据ATO网站的说法,“通过该机构,许多客户可能正在使用复杂的系统来匿名隐藏和转移财产,逃避其税收义务并进行洗钱。”这是全球税务执法联合主席(Joint Chiefs of Global Tax Enforcement,简称J5)的第一项主要业务活动,该组织由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美国和荷兰的税务执行机构负责人组成。

透明度记录

尽管采取了一些积极举措,但根据最近由税务司法网(Tax Justice Network)发布的有关金融保密报告中显示,澳大利亚仍被描述为“洗钱热点”。该网的金融保密指数在其离岸金融活动的保密性和规模方面,将澳大利亚列为第48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完全透明的。根据该报告,“尽管排名相对较低……在许多案件中表明,澳大利亚无疑拥有着大量来自国外的非法资金。”

会计师可能很脆弱

根据英国透明国际组织的服务报告,“缺乏对洗钱风险的认知……为腐败人士提供了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使用其服务的机会。”不受管制的企业(在澳大利亚包括会计事务所,法律业务和房地产中介)继续为腐败的个人和高风险客户提供服务,有时他们自己并不了解这些客户的真实身份。

将AML / CTF(反洗钱/反恐融资)要求应用于此类企业可能会有益于澳大利亚的反洗钱工作以及企业本身。例如,会计公司可以通过更严格的应用AML / CTF法规中“了解客户的方法来降低法律风险并以此增强与客户的关系。

IPA关于AML / CTF的建议

2019年12月,公共会计师协会回应了众议院《2019年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及其他立法修正案》。IPA集团倡导与技术总监维姬·史提拉诺(Vicki Stylianou)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IPA支持扩大相关权力,限制ML / TF活动。

史提拉诺女士写道:“IPA在英国的业务部门已经在这一领域开展了多年的工作,这种经验可以帮助我们的澳大利亚会员了解情况。因此IPA针对该法案的关注重点在于会计师,并有必要对他们进行指导,确保他们了解相关法律,以及在向AUSTRAC(澳大利亚金融监管机构)和有关当局发出反洗钱信号时的工作职责。”呈件表明,《近期行动计划》支持该法案的意图,即“扩大报告实体可能会依赖第三方采取的客户识别和验证程序的相关情况”,同时了解其他机构是否也采取了类似的程序,避免合规重复和相关费用。

IPA还支持“扩大禁止举报的例外情况,允许报告实体与外部审计员,企业和指定商业集团的外国成员分享事项报告(SMRs)和相关信息;此外,IPA也支持“为使用并披露金融情报而提供一个简化且灵活的框架,更好地支持反洗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和其他严重的犯罪行为”,并表示将致力于提供更多有关反恐行动的教育资源,为全球会员提供持续专业发展(CPD)计划。

该法案声明:“暗箱执法得来的金钱或财产作为管控行为的一部分,将其视为检举用途的犯罪收益”,IPA认可这项活动,并认为这将导致更大的威慑力。

总体而言,IPA认为AML / CTF法规至关重要。但同时也需从对小型企业的影响角度考虑税务执行成本。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04-05月刊,第37-39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