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澳大利亚劳资关系概述       
2020-08-21

当今企业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是确保员工的工资得到准确支付。2020年纵览澳大利亚的劳资关系系统,雇主有必要了解以下这些问题。

作者:Rohan Geddes 澳大利亚PwC 合伙人,薪酬顾问


一条不容忽略的关于工人权益被低估的头条新闻在近期引发了关注,许多评论人士都对其加以抨击,指责企业贪婪,高管们以牺牲员工利益为代价企图中饱私囊。可事实远比这复杂得多,也远没有这么耸人听闻。

完美风暴
绝大多数雇主的出发点是让员工做正确的事情,但无意中犯错误的几率非常高。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大量员工在几年时间里犯下的小错误累积起来的体量会非常大。一些人认为,雇主理应对此负责,因为他们在薪资体系和流程方面投入不足;另一些人指出,劳资关系体系非常复杂;而还有一些人则感叹,工会作为一种监管来源的存在感和影响力正在下降。事实是,这确实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对于普遍拖欠工人权益的行业,普华永道采用公平工作监察专员(FWO)的数据进行了建模,估计每年拖欠工资约13.5亿澳元。风险最大的行业包括建筑业(约3.2亿澳元)、医疗保健和社会援助(约2.2亿澳元)、住宿和食品服务(约1.9亿澳元),以及零售业(约1.8亿澳元)。这一估计包括了在所选行业中约21%的劳动力,占澳大利亚劳动力总数的13%。

工会在澳大利亚工作场所的减少导致对员工权益的监管力度下降,而对特定行业权益的解释和操作又往往牵扯到悠久的历史问题。工会参与度下降和更严格的批准测试也影响了企业协议的讨价还价率。许多雇主所受的一般规则并不是为他们的组织量身定制的,且这些规则也会不时发生变化,这就加大了雇主管理日益活跃、不断变化的员工队伍的难度。

现在,监控合规性的工作基本上留给了FWO,该组织的任务是监管多个跨行业的工业企业。

复杂性是该系统的特征
目前的劳资关系框架已得到简化(包括奖励现代化),但复杂性仍是该体系的特征。在过去的15年里,独立的工作选择和《公平工作法》制度带来了重大变化,以州为基础的仲裁劳资关系已转变为一种全国性的制度,

2009年开始实施的《公平工作法》通过简化行业裁决,将工业关系事务国有化,将共同规则裁决从1,500多种文书减少到122项。由此产生的现代奖励有多个条款,涉及最低工资率和其他安全权益。这些费用因工作,技能水平和行业而异。如加班、罚款和轮班率之类的安全权利是相互依存的,并且在单个奖励中可能会有所不同,具体取决于就业状况和工作类型。

现代奖励不断被审查,最初计划每四年颁发一次。首次审核于2014年开始,迄今为止已进行了一些重大更改,包括周末和公共假期,罚款率和临时罚款率的更改。但是五年多来,首次审核还尚未完成,由此可见该体系十分繁复。

在这个过程中,错误所引发的规模可能是巨大的。许多情况下,一个系统中的一个小错误在多年后被发现时可能就已变成数百万澳元的责任。

人与技术
虽然劳资体系十分复杂,但数据管理、人工智能、共享和可视化技术的飞跃发展带来了积极影响。现在实现了可视化完整员工队伍中的工资数据、花名册模式和工作时间,可以为组织带来巨大的洞察力和价值。这种可视化还可以识别过去微小的错误,这些错误通常不易察觉,但随着时间已经被不断放大。

在未来,这些数据可视化工具将帮助组织主动管控合规风险。这项工作需要不断投资保持最新的技术,工资单上的数字功能也面临强化。因此技术投资至关重要,但除了实际系统投资不足之外,还有一个平行的问题,即与数字世界所需的技能相比,澳大利亚如今的技术落后了多少,另外,过度依赖或不正确地使用技术也会加剧投资不足的挑战。

问题很多,但不应有任何借口
复杂性不应被视为少付工资的借口。雇主有责任跟踪并遵守规则。在某些情况下,公司董事,人力资源,会计师和其他负责薪资的个人也可能遭到起诉,该风险适用于大小企业。中小型企业的领导人现面临着艰巨的任务,即寻找时间和资源来理解所有适用于工人权益的劳资关系变量。大型组织的领导者也面临巨大的挑战,因为人员数量庞大且承担的任务繁多,这类型的复杂性要求雇主在数据分析、工作场所法律和薪资方面寻求具有深厚专业知识的第三方顾问来支持。

政府与企业领导人、工会、监管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者进行接触,应对这些系统错误的挑战,尽量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对工人来说,新系统将更加简单、透明,能减少因疏忽造成的欠薪;对雇主而言,更加简单的系统将帮助他们更容易地让员工做正确的事情,减少自身的风险敞口,保证合规工作。对于经济体而言,更简单的系统将减少繁文缛节,提高生产力,确保澳大利亚公民在一天的工作中得到公平的报酬。

最后,企业领导者应考虑五个关键问题:
1. 我们最后一次检查薪资支付是否正确是在什么时候呢?我们是否需要寻求专业建议保证薪资支付系统的正确性?
2. 我们如何在内部为合规工作提供资源,以及是否在系统和人员之间取得了正确的平衡?
3. 我们多久更新一次人力资源信息系统、时间、考勤系统以及工资系统?
4. 考虑到组织和个人的高度风险,我们是否在治理和决策过程中充分考虑了这一问题?
5. 我们的员工和董事是否对与组织相关的劳资关系有足够的了解?

本文首次发表于2019年11月,普华永道《澳大利亚事务系列》。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04-05月刊,第58-59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