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会计师在前线       
2020-09-24

几个月前,我们与公共会计师协会(IPA)集团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康威(Andrew Conway)教授进行了告别2019年的谈话,并讨论了2020年的一些计划,但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事件——从山火开始,到全球冠状病毒危机,我们觉得坐下来重新讨论之前的谈话很有必要。

Maja Garaca Djurdjevic

IPA积极地宣传了许多信息,高度赞扬会员在抗击COVID-19的战斗中发挥的一线作用。康威教授谈到了会计师在前所未有的条件下所表现出的实力,政府的努力和保持沟通的重要性。

问:新年伊始发生了火灾,后来又遭到了水灾。现在我们正处于全球新冠疫情流行之中。澳大利亚的小企业情况如何呢?

我们先将目光聚焦到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那场世界上最严重的山火如滚雪球一样引发了全国的其他自然性灾害。现在,这些问题由于冠状病毒和巨大的不确定性而变得更加复杂。

不确定性不仅存在于一般的业务维持上,也存在于我们自己的生计、行动自由和实际生活能力方面……而这种不确定性恰恰暴露了人们的经验缺失和脆弱。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让我思考人类有多脆弱的时刻,不仅仅是我们的企业,还有全体人类。

从小企业角度及业务互动来看,毫无疑问,他们过得非常非常艰难。政府出台了一些改变和公告旨在缓解这种影响,但这是一种总体的迷失,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骤变,这不是小事,种种事件每天都发生在媒体的一张张简报上……

时刻关注着下一轮的禁令会是什么。每个人都在用“空前的”这个词。我更愿意把它描述成不确定性。

问:政府出台了多项应对措施,您对所看到的感到满意吗?

疫情让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联合一致。我认为政府整体上已经做出了迅速准确的响应机制。他们提供的措施是直接的,有针对性的。以这个国家从未见过的水平。

一系列的经济措施由联邦议会通过,它们的总额相当于60%的联邦预算金额,在只有一部分议员出席的情况下作出了紧急决议……我认为这证明国家有能力迅速应对这项挑战。

在我们今天坐下来谈话时,要考虑到这一大规模流行病的顽固。现在看来政府的反应的确担负起了责任,行动是精准且适度的。我认为这给人们带去了一个确定的方向,让人们能够维持就业,让小企业能够坚持下去,至少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是这样的。

人们都在将澳大利亚与英国和美国相比,这很难得出结论。清楚的一点是,英国最低工资补贴运作的方式,似乎是澳大利亚工作补贴政策(JobKeeper)明显已经验证过的成功案例。

美国则完全是另一回事。美国的联邦制问题及其政治结构的影响值得我们深思,但与之相比相比,我认为澳大利亚处置的很好。

总的来说,我认为在各级政府中,谈判条款、初见成果以及确保供应的能力值得认可。当冠状病毒开始传播后,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能够多快做出反应?我认为这就是我们现在努力的重点——解决冠状病毒后的生活问题,思考我们将如何帮助企业渡过这次难关。

这又回到了多年来IPA一直强调的,关于小企业在这方面的积极推动能力。如果你看看政府所有的成功措施,会发现每一项措施都以小企业为主要目标。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说,政府经济杠杆有能力驾驭生产率下降的问题,解决重大经济危机,这其中确实有小企业的功劳。当看到JobKeeper这样的措施是令人鼓舞的,我们知道会员们正被铺天盖地的询问所淹没。

问:您是否从您的会员那里收到了很多反馈,他们如何处理围绕刺激措施的众多信息?目前,会计师们将承受巨大的压力,不得不紧盯政府的所有公告。

会计师和税务代理接到了来自客户和企业的海量咨询,请求帮助他们度过这个动荡时期。我们从会员那里看到的挑战是,有太多东西需要消化。我们看的还只是联邦经济刺激措施和需要费力调研的信息……所以,我们对会员说,我们的工作是为你整合信息,免费提供,保证他们是可用的,这样他们就可以尽快将这些信息提供给客户和企业。

现在,这不仅延伸到会员的财务实操中,也延展至在商业和非营利部门工作的会员。每个部门都被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会员们告诉协会,如果你愿意进入这样一个专业的安全地带,一个专业的团体保障环境下,现在是拥有专业会员资格最重要的时候。

协会会对政府提供的海量信息进行分析,然后说:“对,这就是你们需要做的。”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你可以这样为你的客户提供服务。”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从协会身上发现了真正的好处。所以,协会为会员做了很多免费的网络研讨会。我一直在和会员们保持着直接的沟通交流。我们问他们,你想知道更多关于哪方面的信息?有什么反馈给政府能是我们可以承担的?这真的很有效。

大部分会员们是支持经济刺激措施的,同时也不要忘记他们实际上也都在经营自己的小企业。他们必须以企业所有者和值得信赖的顾问的双重身份去应对。所以,协会也正努力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减轻这些负担。

问: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最近出台了一项规定,暂时取消了会计师不能向客户提供超级建议的限制。说说您后来与其他专业机构建立的合作关系吧。

我们称自己为五人组,由公共会计师协会(IPA)、澳洲会计师公会(CPA)、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特许会计师协会、财务规划师协会(FPA)和自管型养老保险基金(SMSF)协会组成。在去年中后期我们聚在一起讨论来自多方会员的声音,以及在会计实践的背景下讨论财务服务相关问题的各种尝试方案。

由此,我们组成了一个由五家机构所组成的技术工作组。首席执行官们定期开会,从监管负担的角度来看待所面临的挑战。我们在向政府提交案件方面取得了一些良好进展。由于COVID-19疫情,我们正在评估相关规划,其中一项是与澳大利亚公民提前领取养老金有关。
就目前及未来近期的金融咨询立法的结构,一般来说,除非你持有执照,否则你不能向客户提供相关养老金的专业建议。在一个具体的例子中,如果一个客户走进来说,“我想要获得一些关于提前申领养老金的建议”,税务代理就必须把他们介绍给一个有执照的人。

我们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当一个人来向你寻求建议时,显然他处于财务困境当中,如果不是这样,那他们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对于一份建议声明,可能就要花费他们3000或4000澳币,这太荒谬了,因为他们咨询的目的是希望尽早地获得10000澳币。

所以,我们把这个提案交给了政府的财政部门。他们都支持这个方法。虽然现在并没有彻底改变财务咨询领域。这并不是说要对一个实操的会计说“你去吧,想提多少建议就提多少”。
任何提供财务建议和相关产品建议的人都需要获得财务服务执照。具体而言,这项措施是注册税务代理人及税务从业人员委员会在COVID-19背景下被允许提供建议,建议的内容须是关于获取养老金。

由此,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当听到一些评论人士说,这将是一个滑坡。

我完全不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有资格的从业者是不会为这种建议收费。任何一个有经济困难的客户来找你,你所能做的就是提供提前申领养老金程序的相关建议。这项立法的作用是它提供了税务代理人服务客户的能力,这是任何标准,任何理性的人所应有的常识。

我们对此非常满意。我认为这是一个协同工作的好例子。这是我们共同关注的目标。而这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以合理的价格为客户提供尽可能高质量的建议。因此,要确保澳大利亚人能够获得高标准的理财咨询,在这个时候尤为重要,是每一位公民能够享受到的服务。

问:我们已经了解了IPA围绕多种管理措施为其会员所做的工作,那么关于心理健康支持呢?这是IPA一直以来非常热衷的事情。

是的,当然。我们鼓励任何处于难处的会员及时与我们联系。我已经向会员提供了我自己的个人信息,他们可以亲自联系我。幸运的是,我们的许多IPA工作人员及会员,都获得了精神健康急救证书。我们请这些工作人员给会员们打慰问电话。每天的几百通电话只是为了看看他们最近过得怎么样。

收到的回应是一致的。会员对我们说:“谢谢联络”。也有些会员寻求了进一步的帮助。即使是在山火危机期间,我们也为会员提供这项服务,并通过一个名为“Uprise”的项目进行了试点试验。

我们向那些面临风险或直接受到丛林火灾影响的社区提供这项服务,帮助他们获得来自临床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学家的支持。那是我们实施的一次试验。一个非常非常成功的试点。重申我之前说过的话,我们把自己视为这个专业领域的服务中心,这也是鼓励会员互动的契机。

所以,协会正在推行的英国虚拟讨论小组和虚拟部门咨询委员会会议,实际是建立了一个会员的健康网络,让会员相互交流。

所有这些东西都很重要,可以让人们在需要的时候被接纳。如我所说,从IPA和我们自己的商业角度来看,人们有心理健康的观念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们的业务其实和其他人一样受到了影响。例如,CPD的收费方式,之前提供25%到100%的CPD折扣。而我们现在免费。

实际这对业务有直接影响。我们已经冻结了年费增长计划,同时制定了更灵活的支付、延期、分期付款途径,因为我们认为现在是会员需要时间的时候。我们希望尽可能灵活。

这让我明白了,无论是从心理健康的角度还是从商业的角度,会员都是非常有适应能力的。他们急于从我们这里获得快速、高质量的建议,以便他们将这些建议传递给客户。

问:您认为从这场危机中吸取的主要教训是什么?还是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哦,我认为我们已经开始意识到或许有一种更简单的做事方式,一种更有效的方式。面对面的远程会议,以及一夜之间整个经济都实现了数字化。

反问自己,如何确保我们有适当的机制确保我们在安全的环境中运行。

我不想成为一个末日预言者。我只是担心。澳大利亚发生了山火,加之冠状病毒。我不希望看到冠状病毒被网络复杂化。一夜之间我们进入全局数字化状态。我们最不需要的就是在澳大利亚发生大规模针对组织和个人的网络攻击,这将带来更大的灾难。

所以,我认为的教训是,人们需要围绕业务连续的规划进行适当审查,当然,也许最重要的是这种可信赖的概念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

协会是会员值得信赖的顾问,而这些会员又是在他们的合作业务中值得信赖的顾问,我们需要一起挺身而出,依靠集体的支持推动工作。

幸运的是,我们拥有非常有能力、有意愿、有同理心的会员。我们需要做的是为他们整合这些讯息,使他们理解事态变化,帮助他们共同扶持合作的企业。

所以,我认为是彼此之间的联系感。即便我们已经数字化了,我们有社交距离。但也许对我们来说,没有比这是更重要的时刻。我们需要在未来寻找更为突破的方法。

问:谈到一夜之间的数字化,您认为这场危机如何改变了会计师对技术的看法,以及业务现代化的必要性吗?

数据告诉我们,40%的小企业在其业务中几乎没有技术投入。我想这对一个为技术而挣扎的会计,或者一个为技术而挣扎的小企业说,现在还为时不晚。

我们被推入到全局科技的领域。对于会计师、客户和企业来说,有大量的信息资源能够加以利用。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与会计师和小企业谈论云计算和云会计的好处。它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推出了像IPA Books+这样的可访问平台。我昨天和一个会员聊天,他说:“我已经通过了,查看了内容和软件包,发现它很适合我的小企业。”

这是值得鼓励的,它表明了我们的目标方向是正确的。如果你是一个会计,或者一个小企业正积极寻求技术,融入技术,请联系我们,我们非常乐意帮助你完成这个转变并让你加以利用。

这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可怕。事实上,技术可以显著提高业务效率。

问:您还有什么要对会员们说的吗?

协会将继续驾驶着一艘高效的船。我们的员工人数和10年前一样。我们为自己实现业务增长而感到自豪,感谢有效的工作与务实的流程,我们并没有增加员工。如果您喜欢,我们正在实践IPA所宣扬的,它能够让我们冲破动荡的未来,相信有适当的应对方案。我们非常感谢会员们对协会的支持。还有IPA团队,会员之间的连结与背后的安全感和他们是密不可分的。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年06-07月刊,第26-31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