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疫情后,世界将变得更加美好       
2020-09-30

抗疫的斗争仍在持续。但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看到来自各行各业的领导人纷纷挺身而出,做出了一个个帮助挽救数十万人生命的重大决策,。这段经历将会被历史记录,我们将为未来几代人规划好路径。疫情是不幸的,现实无法逃避。人类从这次困境中学习,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善良。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国际中小企业联合会执行董事)

以上言论出自艾曼•埃尔•塔拉比希(Ayman El Tarabishy)博士。El Tarabishy博士现任国际小企业联合会(ICSB)执行理事兼乔治华盛顿大学商学院(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Business)管理系主任。在公共会计师协会与El Tarabishy博士的沟通中,谈到了我们作为一个集体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情况。我们研究了疫情引起的动荡对小企业、人类的影响,以及我们如何才能安全渡过这场危机。

问:鉴于疫情下生活、工作乃至生存受到空前的破坏,您认为小企业境况如何呢?

糟糕透了。小企业的情况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差。这种艰难体现在方方面面,除去财务和这里提到的情况,困难尤其体现在了小企业因为基础环境的破坏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经营甚至闭店。

尽管有很多人说要在财政上支持他们,但他们还没有得到这种帮助。即使他们得到了,这种帮助又能持续多久。所以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目前的局面何时会结束。未知才是他们最大的敌人,这一点是所处在不确定中的关键因素。这种情况什么时候结束,他们就什么时候可以返回工作了。

问:政府和银行做得足够了吗?尤其是考虑到小企业在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这对经济有什么影响呢?

我想银行在尽最大的努力,尽管有些力不从心。洪水已不足以形容疫情的影响了,对银行来说这是一场海啸。但这样对小企业而言就足够了吗?我认为,就提升小企业运作效能而言,还不够,同时,资金力度也是欠佳的。说到美国的情况,我认为他们可能需要第二次或第三次刺激才能再次行动起来。所有目的都只是为了让小企业能存活下来;接下来我们就需要思考如何让他们重新开始,如何让他们扩张,成长和建设。这就是另一个话题所要讨论的了。

那么,还能做得更多吗?绝对可以。这又该归咎于谁呢?这是每个人都去消化处理的过载负担。最大的威胁,最大的敌人是未知。我们最终会解决这个问题……资金会在某个时候开始流动,企业逐步获得资金,一切都将系统化,但要多久,需要多少?

假设你拥有一家小公司,你晚上坐在餐桌旁说,“好吧,我有8名员工,我必须支付所有费用,并且想办法生存下去。”那么,你可以照我所说的紧急计划板块那样做,在那里你有三个方向——必要的,重要的,好但不必要的。很明显,你会剔除一些不错但没有必要的东西,然后开始关注那些重要的东西,你会说,“好吧,也许我可以保留一两个这样的东西。”接下来,就会看到那些极其重要或必须做的事情,然后你会不知所措,因为这是一个庞大的清单,你意识到重要的事情也必须被删除。所以,你只剩下了能让你存活下来的骨架。

现在你开始考虑这个情景,消减以上事项后,你开始讨论你能给你的员工多少钱。起初你付100%,然后你开始问自己这样做能持续多长时间:“也许我应该开始着手给每个人都减少30%,这能获得6个月缓冲时间。但或许30%还不够。”这就成了个猜谜游戏。如果再算上员工工作的期限,比如说六个月,那么这就是个数学题了。

问:近期您曾说过,25%的美国小企业将面临倒闭。这种猜想放在全球的企业上来看也是如此吗?

这取决于国家,例如,在意大利,情况会更糟。而有些国家则会少得多会出现这种情况。整体而言,这一比例将达到25%,这是一种人才流失的坏消息。因此,在正确的刺激措施下,会发生的是:两种类型的企业将会出现。现在我们需要考虑如何加快引入这些新型业务。我们可以谈谈零工经济与快递经济,可以讨论能够部分替代这些企业的其他经济体。

问:在您上个月的博客中,您谈到了企业主不仅需要在危机中带头前进,而且需要展现出不断前进的创新力量。就这个问题我想了解,您认为创新能在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情况下蓬勃发展吗?

关于小企业,我们知道几件事。他们有弹性,这是小企业的本质。但是我们需要增加两个部分,这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仅是创新。

创新是好的,但我们现在要找的是低成本创新。我可以用十分之一的费用做些什么吗?低成本创新对小企业来说是必须考虑的。另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我们之前也听说过,那就是逆向工程。

让我们反过来,以八分之一的成本来做,这不是节约创新。“低成本创新”是你试图找到捷径的地方;逆向工程就是问你如何把它拆开,然后用另一种成本更低的方式把它组装起来,这是引领小企业的方向。

问:小企业准备好迎接这个巨大的挑战了吗?据我们所知,疫情除了在经济上对他们造成沉重打击外,还对雇主的精神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们在这个时候还能这样想吗?

我想他们会的。我认为很多小企业都清楚地认识到他们在社会中的角色不仅仅如此,他们的角色是一种社会结构,也是社会的人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称它们为生活式企业,为什么有他们存在,为什么他们乐于成为社会的一部分。

现在每个人都因为远距离的生活方式而受损。但是有一天,这些都结束了,当这些小公司重新开始营业的时候,你会看到不同的情景,看到人们走在商店里,心中充满喜悦,同时为小企业依旧存在而欣喜。

所以,他们可以小小地谈天说地,他们会说些赞美的话,做一些小事,会稍显激动然后享受这一刻,我们认为这都是人们正常的反馈,我们总是忙于生活,而现在生活告诉我们要慢一些。

这是一个警钟,自然将了人类一军,而科技还不能做到反制。全世界都意识到自然的伟大,人性的光辉,技术退居到次要地位,人类正在遭受着伤害,自然和人类耍了个大花招。

问:我们在这里谈了许多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话题以及企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您认为目前人类重视这个情况了吗?人类会因此对可持续的话题发生改变吗?

我想是的。我认为,我们已经度过了努力说服人们可持续发展是一种不可逆趋势的阶段。现在我们需要走到一起,认识到可持续发展是一种新常态。

你将开始看到我们消费事物的方式,我们购买事物的方式等方方面面的转变。一切都将被重新核算和重新思考。它不再仅仅是关于生存底线,它关乎人性。你所看到的一切,从如何计划一个会议,到安排座位,规划住宿,计划一切。都将被重新考虑,因为危机会再次发生。世界正在为未来而实践。

问:您谈到这是人性、人类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危机。你认为一年后经营一家公司会是什么样子?

在国际小企业联合发展会(ICSB),我们三、四年前创造了一个词,称之为“人道的企业家精神”。人道的企业家精神是指我们以人道的方式对待公众、员工和社会,它意味着宽容、同理心、善良,我想这就是我们现在努力的方向。

问:与来自美国的小企业专家交谈,我了解到那里的小企业有“我们会再次崛起”的态度,“快速失败,经常失败,但再次崛起”。而澳大利亚人往往缺乏那种精神,这在今天有多重要?

我认为它必须以某种方式开始。人类进入了一个新的十年,我想每个人都想忘记2020年。我认为我们需要制定一个十年计划来应对小企业的境况。我认为澳大利亚应该看看这一点——这是我们将在10年内致力于小企业的东西。不是细节,而是指导原则。

我们的指导原则是,无论发生什么,它都将引领我们度过顺境或逆境。这可能会激励很多人来到谈判桌前,说我们可以进行贸易和谈判细节,前提是如果我们都能就一些指导原则达成一致……例如,一个指导原则是:所有小企业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在此之下,他们知道,无论未来发生什么,每个人都有发言权。每个人都是重要的个体。从一个在家办公的小企业到一个60人的企业,人人平等。

另一个指导原则可以是:小企业是社会的支柱,我们将努力想出创新的方式来支持它们。最近有人问我,谁来为这个买单?当然,最终还是由纳税人来买单,但也有新的方法让纳税人来买单。不一定是很大的数目,它可以是递增的东西。除去送货税外,这类事情可以考虑有不同的方式。

经济学家可以想出新的、有创意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但是大型的国家计划需要落实到位。

我最近写了一篇名为“拯救中小企业的大胆计划”的文章,这只是针对美国的,但其理念是所有的护士和教师都应该拥有退伍军人的地位和特权。因为这是场战争,在前线,我们没有上阵士兵,我们派出了护士和老师。我们需要考虑一下。我的想法有些过大了,但澳大利亚应该为在线教育制定一个全国性的计划。当未来发生任何事情时,你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基础设施和标准,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我们轻击一个开关,一切水到渠成。

在这个大胆的计划中,互联网应该是每个人的权利。这可以像对使用水资源征税一样……同时这也是一种协议。有的人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但我认为不止于此。还有其他革新的方式。

问:ICSB目前在做什么?

我们正在做一些庞大的工程,也有一些是小规模的举措,但我将给你们一些我认为会有很大影响的事情。ICSB是一个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平台,这其中制作了很多内容。所以,我们请他们展示正在制作的程序样本,我们会把它整合到6月27日即将出炉的全球MSME报告中。这有助于捕捉来自各个地方的声音,从那里,我们将对所有可用的内容做一个总结,并给出前进的路线图。

我们也在激励许多不同的会员,从研究人员到政策制定者,去思考创造性的想法。例如,在美国,虽然我们知道这有些挑战,但我们还是要求雇员人数在50人以下的小企业在未来10年内被视为非营利性企业。这看起来很荒谬,因为政府需要这样靠税收赚钱,但我们想要引发一场思潮。

如果你认为他们是非营利的,他们并不会将钱给你,需要想办法让他们活下去,这样他们才能雇佣员工,支付员工税。

这将解决很多问题。人们会想:“如果我开始创业,拿出一部分积蓄,赚钱,雇人,到年底我还有剩余的钱,政府不会影响到我。”虽然这是不会发生的,但它开启了一次思辨。

问:目前未来的情况尚不清晰,您对那些坐在家里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的企业主有什么建议?

人类是第一位。所以,我认为每个人都富含人道主义的耐心,可以拯救尽可能多的生命。在那之后,当事情得到缓解,经历了转折后,人们会看到很多热情,很多快乐。这是值得庆祝的时刻,人们情绪高涨。好了,我们就又可以行动了,一切正常。人们会想要回到过去的生活中去。

现在是计划的阶段,是把世界拼凑起来的时候。

我告诉我的同事:现在是创造数字形象的时候。准备好所有数字化的东西:公司,简介,品牌。这也是与每个人重新连接的时刻。我告诉他们:把你的一天分成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查看紧急计划表。确保这些都被处理好,然后你就可以相应的行动了。检查每一份文件,不要找他人代劳。这就是你的任务,所以坐下来开始做这件事吧。

第二部分中,一天的三分之一是打电话,电话会议,与人交谈,与客户,你的员工交谈,与他人交流。当你打电话给他们的时候人们会想起你,他们知道你并没有忘记他们。

一天的最后一部分是家庭时间。这太棒了,我是个乐观主义者。这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让家庭团聚,和孩子,和重要的人。我们现在一起吃早餐或午餐。以前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时候?一起去做饭吧。

人类是独立的,但又必须保持紧密地联系。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06-07月刊,第32-37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