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对继任问题的深思       
2021-01-05

虽然对于很多业内人士来说这是个繁忙期,因为他们正帮着委托人应对各项政府刺激政策,在分身乏术的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契机来让你思考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而非常规性问题)。

作者:大卫·史密斯(Smithink公司创始人)

此类问题之一便是继任。从业者时常将问题归为“太难”。许多人不想思考退休问题或不愿意承认自己临近“退休期”。年轻的业务伙伴和管理人员通常不愿意向那些曾在职场成长过程中一直为自己指点迷津的资深人士提出这个问题。

几年前,我曾帮助过一家公司解决此类问题。一位资深业务伙伴和主要股票持有人已经符合“退休期”。被他们带入进来的年轻人深知需要解决这一问题,但又不愿提出问题冒犯资深人士。因此,我受命寻求解决方案。

与有关各方进行单独谈话是关键,同时提出可能的解决方案,在二者之间发挥着调解作用。这很能揭示问题。资深伙伴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一问题。随着我们逐渐找到解决方案,他们顿时如释重负,毫无忧虑地步入退休。随后任命新的任事股东,引入新的人员。公司变得日趋壮大。摆在台面上谈论继任问题并立即处理,这会为公司带来巨大变化。

就拥有多名合作伙伴的公司而言,至少每年继任工作都应列入伙伴关系议程当中。每位合作伙伴需要真实评估其在公司中的地位以及提供退休计划,避免任何意外地发生。

某些公司在合伙协议中嵌入法定退休年龄条款,目的是强制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在特殊情况下合作伙伴可以投票决定废除条款,但是同样需要将问题摆在台面上解决。最近,法定退休年龄条款因年龄歧视而在法庭上面临挑战。法庭的判决结果令人关注。

许多从业者面临着找寻合适继任人的问题,尤其是独立从业者。幸运的是,由于低利率的原因,从业市场依然活跃。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轻松。买方不会随意收购任何一家公司。为了使得价格最大化,公司需要具有良好的盈利和增长记录,需要足够高效,充分利用科技,还要拥有强大的团队阵容,管理有方。遗憾的是,改变企业的良方并不存在。一般情况下,是把每件事做好,方能显著改善绩效。无论是内部买方还是外部买方,都希望能入股一家强大的企业。

改变需要时间。最好不要认为您需要处理继任问题,并且认为对企业作出一些快速调整便能实现预期成果。

许多改变需要长远规划、试点计划、新技术和大量培训。这并非易事,尤其是在公司资深人士通常比较繁忙的情况下。

需要解决的关键是对于现有所有者的依赖。关键角色从企业退休后会发生什么?公司会失去退休人员的知识才华。由此可见,或许最重要的一环是注重整体系统和流程。首先是记录关键系统和流程,确保企业能继续有效运作。这不仅能实现企业顺利过渡,还可实现放权的关键。
女人看着电脑  描述已自动生成

买方寻求的是有未来发展的公司。而委托人临近退休年龄的公司对于买方不具吸引力。买方还会寻求营销/业务发展计划能够有效推动未来发展并吸引新锐青年执行者的公司。
委托人关系过渡也是至关重要的环节。从委托人过渡到年轻合作伙伴或新的所有者需要过渡计划。委托人中断的几率要降至最低。年长的合作伙伴要放手。计划也需达成一致,有关各方有责任遵守计划执行。

如果委托人公司具有多位股权所有者或正在引入新的股权所有者,那么协议准备到位是十分重要的。合伙协议/股东协议是否到位?协议是否定期审核?规定是否仍就适用?如果所有者之间的关系变得糟糕,在没有一份明确协议的情况下一切都会变得非常困难。

良好的机制可以帮助终止不良行为,强制将其股权售卖给其他所有者。

另外,买卖协议的建立还需要一份恰当的保险,在所有者身亡或永久性残疾情况下资金可用于买断其股权。

棘手的估值问题等待被解决。针对内部售卖给其他所有者或新的所有者,合伙协议/股东协议中通常要详细说明估值公式。这没有标准的操作方法。一些公司会参考市场估值,而另一些公司会折现估值,鼓励团队成员购入。关键在于保持一致。合作伙伴视图将估值模型由购入时的模型将其改变成卖出时的模型,这样的案例不在少数。

高水平的净资产可能会导致新的所有者无法承担买价或不愿意支付买价,所以资产负债表管理也至关重要。

对于买方而言,他们要自行对财务业绩、委托人质量、系统和流程以及技术胜任力进行全面调查,随后列出其中存在的问题。没有人希望在入股企业后发生任何不愉快的意外。
所以说,当你躺在沙滩上时,或许应该多考虑继任问题,而不是海外旅行。越早开始规划越好。我经常听到那些努力改善公司继任问题的年长从业者说,他们希望自己能在更早的时候完成这项工作并取得成果。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年10-11月刊,第6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