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寻找一线希望       
2021-03-05

对很多人来说,要对2020年发生的事情保持积极的态度非常困难。我反思了自己在2020年是如何保持乐观,看到生活中更光明一面。

作者:Adrian Flores

最近一位同事问我,无论是新冠病毒危机,还是整个2020年,是否为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在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后,我甚至不知从哪里开始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目之所及之处,负面影响随处可见。新冠疫情及其连锁反应造成许多人死亡、失业,以及近一个世纪未见的经济崩溃。此外还有气候变化带来的越来越严重的破坏性影响,例如1月在澳大利亚发生的夏季黑色森林大火。之后是重大的社会动荡,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世界各地都举行了“黑人的生命也是生命”的抗议活动。在澳大利亚,弗洛伊德先生的死亡使原住民在拘留期间死亡的问题重新成为全国头条新闻。可以说,这个世界正处于历史上的最低点,至少在我32年的人生中是这样。

之后我想到了在一年我个人所经历的。尽管恐惧在世界上不断蔓延,但我还是对这一年感到乐观,这是以前的我不会做到的。

不知何故,对所有这些疯狂的事情我一直都保持乐观。所以,我决定传授给大家。

放眼光明的一面
尤其是现在,乐观主义很容易被理解为自大,或不知他人苦的无知。例如,我非常幸运,我的直系亲属中没有人感染新冠病毒,或者更糟糕的是死于这种疾病。

我从来不希望任何人听到有关分离的悲伤故事,不希望他们在努力为因疫情逝世的亲人们组织虚拟葬礼的同时,还要努力接受这些悲痛。从三月份起,我仍然继续着一份全职工作,并能够在家舒适地工作。

在如此多人因为疫情失业,甚至有些人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失业的情况下,我该向谁谈论乐观主义?

不得不承认,在这场疫情中,有很多人没有的幸运,这或许解释了我为什么能一直保持乐观。2020年的事件真的让我有了这样一个想法:珍惜你的幸福,不要把生活中的一切视为理所当然。

这也是种全新的感觉。在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这可能是多年来多次感觉被灼伤的缘故。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我会从事新闻行业。通常情况下,我对正面故事的自然反应总是持怀疑态度——好像这个故事有些地方不太对,令人难以置信。撇开新闻报道不讲,我仍然相信,每个人都应该保持适度的怀疑态度,把它作为有效应对生活挑战的工具。

但是2020年让我看到了乐观的真正价值。我发现乐观意味着同情,不仅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别人——这是这个世界现在真正需要的。这是一种肯定,表明你正在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

理解到这一点后,尽管当前的事件与期待相反,但我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了希望。当我感到不顺的时候,我都能更好地克制自己。告诉自己没关系,每个人在这一年都有过不少挣扎。意识到我并不是唯一有这种感觉的人后,一种奇妙的舒适感油然而生。在这一年里,善待身边人可能会成为一项挑战,但至少我们可以善待自己。每个人都应该得到这样的喘息机会。

作为一个长期有追求完美主义倾向的人,我发现完美不再是2020年的目标。我们中的许多人本有一些想在今年实现的愿望,却突然被病毒粉碎了。

人们的目标不再是完美,而是生存。降低期望通常不是一种积极的发展,但作为一个有完美主义历史的人,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转变,减轻了我的负担。你可以修改你的目标,不要觉得是在某些方面失败了。

回想起我的成长经历,妈妈总是告诉我“不要为小事担心”。过去我总是对这样的“励志名言”感到畏惧。如果不是因为2020年的事,我可能永远不会真正去考虑哪些事情是值得我付出汗水的。作为澳大利亚的千禧一代,在2020年之前,我从未经历过经济衰退。我可以公开承认,这些年来我为很多小事挥汗如雨。我意识到,最值得为之努力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归结为三件事——家庭、朋友和健康,其他都是锦上添花而已。

说到2020年的目标,在短暂的休息后,我重新开始跑步,想要跑完今年的马拉松。该项活动曾两次被推迟,直到2020年才决定取消。我没有对比赛取消感到失望或伤心,而是看到了备赛对我身体和心理健康带来的积极影响。这让我对2021年的马拉松比赛干劲十足。


即使是几个月前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一场让我全身伤痕累累的事故,也不能让我在精神上动摇。事实上,我更感激事情没有变更糟,没有骨折,也没有长期创伤,现在我已经完全康复了。年轻时候的我一定会对这种情况感到非常愤怒和怨恨,尤其是对不负责任的公交车司机。现在我很感激我能把这一切抛诸脑后,继续生活。

安慰
在这给许多人带来负面影响的一年里,很高兴我保持了良好的精神状态。我也明白,对很多人来说,情况完全相反。乐观并没有让我忽视其他人正在经历的事情,从我对2020年的反思中,也没有“自我开解”的顿悟,能突然解决所有人的问题。但我真的希望人们能从我的经历中找到一些安慰。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棒了。如果不成,我也明白我毕竟不是专业的心理学家或心理健康专家。幸运的是,有很多人是专业的。他们就在那里,随时准备帮助任何需要帮助的人。更重要的是,寻求他们的帮助一点也不丢人。在今年的愿望中,我希望在未来几年里,围绕心理健康软弱和羞耻的讨论能继续存在。我相信,2020年已经彻底粉碎了这种羞耻感。各国政府为应对新冠病毒向心理健康资源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表明了这一问题不再处于边缘地带,相反心理健康应是被关注的主流。

虽然我不相信世界会在新年那天突然解决所有问题,但我还是很乐观,对2021年充满希望。

这里寻求帮助
如果你正处于抑郁、焦虑或有自杀念头,或者你担心着身边人,觉得需要紧急专业支援,你可以联系当地的医生,或以下24/7的危机处理机构:

Beyond Blue: 1300 22 4636
www.beyondblue.org.au
Lifeline: 13 11 14
www.lifeline.org.au
Suicide Call Back Service: 1300 659 467
www.suicidecallbackservice.org.au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012-20211月刊,第43-45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