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
澳大利亚民众与大型科技公司       
2021-07-18

大多数人都不记得有段时间里,新闻并不是脸书和谷歌的主要发布内容。通常来讲,大多数人使用谷歌和脸书是为了获取新闻咨询。所以,当澳大利亚政府宣布将迫使科技巨头向出版商付费的消息时,激起了民众的激烈情绪。

作者:Maja Garaca Djurdjevic

目前,许多人并不知道澳大利亚政府的意图,直到谷歌开始大声威胁要放弃新闻栏目,脸书也宣布带着“沉重的心情”脱离这一业务。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澳大利亚政府的做法是否合理?它选择对科技巨头“开战”是否合理?

今年2月份,澳大利亚议会通过了备受争议的《新闻媒体和数字平台强制议价守则》(简称为《媒体议价法案》)。

鉴于这是一项相当激进的改革措施,财政部长Josh Frydenberg称赞它为新闻界的一场胜利。

但真的是这样吗?

Frydenberg先生表示:“该守则将确保新闻媒体企业就其发布的内容可以获得公平报酬,有助于维持澳大利亚新闻行业的公共利益。”

该守则规定了什么?
同样,根据Frydenberg先生的说法,该守则并未要求任何特殊交易,相反,它“为双方之间的诚信谈判和解决未决纠纷的公平和平衡的仲裁程序提供了一个框架”。

如果双方未能就交易达成一致,则应要求独立仲裁员做出裁决。预计这项工作将在45天内完成。实际上,该守则要求,新闻企业在就其出现在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上的内容签收报酬之前,必须满足某些条件,包括收入超过15万澳元。

此外,新闻媒体企业还必须:

●    主要制作并在网上发布核心新闻
该守则草案将‘核心新闻’定义为涉及公共重大问题的新闻,让澳大利亚民众参与公开辩论并为民主决策提供信息的新闻,以及与社区和地方事件相关的新闻。这类新闻包括政治报道、法庭报道和犯罪报道。

他们的行为就像是校园恶霸。他们完全不关心澳大利亚的新闻媒体行业。

●    坚持适当的专业编辑标准。
这些标准包括了新闻评议会或独立媒体理事会制定的编辑标准、在相关媒体行业规范中规定的编辑标准或等效的内部编辑标准。

●    保持新闻报道主题的编辑独立性。
如果新闻来源由对其新闻报道拥有直接商业利益的一方所有或控制,如主要制作赞助或‘广告’内容的杂志,或由地方委员会所有的报道该委员会的出版物,则不太可能满足这一标准。如果新闻来源由政党或工会等政治宣传机构所有或控制,也不太可能满足这一标准。

但在这之前,负责此项工作的部长Frydenberg先生需要指定强制使用该守则的平台和服务。已阐明的意图是指定谷歌的搜索服务和脸书的新闻推送服务。最合乎逻辑的发展将会是向微软靠拢。但目前来看,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授予脸书和谷歌一张通行证,允许它们在表现“良好”的情况下保持“未指定”状态(下文将作进一步阐述)。

脸书为什么撤销新闻?
围绕脸书的这次戏剧性事件对澳大利亚公众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尽管谷歌的争吵没有引起轩然大波,但在2月中旬,脸书宣布澳大利亚政府拟议的媒体议价法律中误解了该平台与出版商的关系,然后开始阻止用户分享和浏览新闻栏目。

脸书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主管当即表示:“这让我们面临一个严峻的选择:要么遵守一项无视这种现实关系的法律,要么停止批准我们在澳大利亚提供的服务中包含新闻内容。怀着沉重的心情,我们选择了后者。”

但在几天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宣布撤销最初的决定,Easton先生宣布:“我们很高兴能与澳大利亚政府达成协议,非常感谢财政部长Frydenberg和交通部长Paul Fletcher在过去一周与我们进行的建设性讨论。”

“经过进一步讨论,我们非常满意,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同意作出一系列变更和担保,解决了我们最关心的问题,即允许商业交易,承认我们的平台为出版商提供的价值与我们从他们那里获得的价值关系。”

这一逆转发生在脸书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和Frydenberg先生会面之后。不久之后,财政部长宣布了一系列修正案,包括对服务指定程序的修正案。

也就是说,在会谈之后,Frydenberg先生表示,根据该守则决定指定一个平台时,实际上将考虑数字平台是否对“澳大利亚新闻界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此外,在指定平台之前,财政部长必须发出通知,在30天后才能确认指定。此举是为了让平台有充分时间考虑如何向澳大利亚民众提供新闻。

斯威本科技大学高级讲师Belinda Barnet认为脸书不会向澳大利亚政府屈服。她坚信脸书运用了其影响力迫使澳大利亚政府在法律面前低调行事。

Barnet博士解释道:“我认为其中一项重大修正案是,该守则本身尚未指定任何特定平台或产品。该守则显然是针对谷歌和脸书而出台的,也可能是针对微软,但澳大利亚政府已经告诉脸书和谷歌,‘如果你在接下来一个月做出的行为表现,好像是适用了该守则,与经销商达成交易并公平协商,那么你就有可能不会被指定’。”

签署合作关系
尽管谷歌最初发起了恐吓运动,但这家搜索引擎公司已经与澳大利亚最大的几家媒体签订了协议,比如Nine Entertainment和Seven West,据说这两家公司的年收入都超过3000万澳元。

随后,该公司与Rupert Murdoch旗下的新闻集团签署了一份全球协议,据信该集团与Nine一起游说政府通过该法案。

因此,除了最初威胁可能从澳大利亚撤出其所有产品,谷歌后来承认,它并不反对制定一部守则来规范科技巨头和媒体企业之间的关系。

但与3月初的情况一样,脸书似乎和一大批大型媒体企业陷入了僵局,有报道称,它拒绝在要求其放弃交易的条款上做出让步。

Statista统计,每月有28亿人登录脸书

根据公共会计师媒体调查的书面答复,脸书已经与Seven West Media、Private Media、Schwartz Media和Solstice Medi等新闻机构签署了“意向书”。这些商业协议的条件是在60天内签署完整协议,据说将为脸书带来新一轮的优质新闻,包括一些之前付费的内容。

Schwartz Media首席执行官Rebecca Costello在2月底表示:“我们过去曾与脸书合作,希望这次合作能够帮助我们继续制作澳大利亚领先的独立新闻。现在,在澳大利亚媒体中拥有多个声音,这尤为重要。”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Barnet认为,考虑到脸书的明显拖延和对该守则的漠视态度,脸书很有可能在下个月“被指定”。相比之下,谷歌则是在有意识地遵守该守则。

那么,脸书是否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撤除网页上的新闻?

Barnet博士表示:“是的,他们绝对会这样做。他们一直恃强凌弱;他们的行为就像校园恶霸。他们根本就不关心澳大利亚的新闻媒体行业。”

她给政府的建议是“对恃强凌弱说不”。

Barnet博士表示:“我们不应该让自己被这个大平台所左右。如果他们有这种能力,但他们拒不配合,那么也许澳大利亚政府需要考虑替代平台了。”

澳大利亚是世界领导者吗?

总的来说,在界定科技巨头和新闻出版商之间的关系时,澳大利亚政府无疑在转移视角。

近几周,欧洲政界人士也一直在敦促各国政府颁布新法律,加强新闻机构在与互联网巨头斗争中的力量。

尤其是欧盟国家,这些国家希望在6月份前制定全欧盟范围的全国性法律,以提高媒体对大型科技公司的议价能力。

在撰写本报告时,法国是唯一一个实行新欧盟法律的欧盟国家,但法国表示,如果法律证明力度不够,也可以加强立法。

欧盟主席Ursula von der Leyen在最近一次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示:“我们不能让没有任何人类监督的计算机程序,也不能让硅谷的董事会做出对我们的民主国家有着巨大影响的决定。”

目前的争论还远未结束。事实上,科技巨头的力量这个话题已经酝酿了十多年。在这一点上,最保险的一句话是:只有时间会证明谁是最后的赢家。

守则
问:该守则将涵盖哪些数字平台?
如果财政部长做出厘定,指定该守则将使用于数字平台,则这些数字平台必须参与守则内容。政府已经宣布,该守则最初将只适用于脸书和谷歌。如果其他数字平台未来与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企业的议价能力存在显著失衡,那么该守则也可能对这些数字平台受用。

问:为什么需要该守则?
据ACCC称,该守则旨在“解决澳大利亚新闻媒体企业与主要数字平台之间的根本溢价能力失衡问题”。ACCC表示:“虽然其他领域也存在议价失衡问题,但新闻媒体企业和主要数字平台之间的问题正在得到解决,因为一个强大和独立的媒体环境对于完善民主国家而言至关重要。”

问:该守则涵盖哪些类型的新闻?
新闻媒体企业必须提名一个或多个主要制作‘核心新闻’的资讯来源,才有资格参与该守则草案。守则草案将‘核心新闻’定义为包括涉及重大公开问题的新闻;让澳大利亚民众参与公开辩论并为民主决策提供信息的新闻;以及与社区和地方事件相关的新闻。

原载自公共会计师协会会刊《公共会计师》(Public accountant20214-5月刊,第42页,《公共会计师》数字资讯中心:www.publicaccountant.com.au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关注IPA官方微信
在线咨询